<acronym id="com0a"></acronym>
<acronym id="com0a"></acronym>
<rt id="com0a"></rt>
<rt id="com0a"><small id="com0a"></small></rt>
<acronym id="com0a"><center id="com0a"></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協會故事 >故事與酒||偉大的紅龍

故事與酒||偉大的紅龍

2021-09-20 07:43:58

這是艾姐微課堂為你分享的第八個小故事


故事從絕望開始

? ? ? 偉 大 的 紅 龍?

? ??我坐在床沿,低著頭。

我的周遭是因為常年漏水而泛黃斑駁的墻,旁邊是廁所,沒有門,只是意思性的掛著一張骯臟的藍色幕布。地板只是水泥地,仔細看可以發現不少蟲子。只是一間破舊窄小得可恥的屋子。哪怕是地板上的血跡都不能洗刷這種恥辱。大片大片的血跡,殘破的肢骸,內臟隨意的拋灑在地上,有撕咬過的痕跡。不,一點也不恐怖。如果說這個是一幅畫,那么它必定出自于抽象派畫家,有的只是扭曲與怪異。同時帶著詭異的卡通風,就像Dvar的音樂,讓人惡心。

??我依然低著頭,我不知道我為什么坐在這里,我不認識這間屋子,但我知道它是我的家。這種荒誕的表現讓我斷定我是在做夢,所以我對我依舊記得dvar而表示驚訝。我任然看著地板,看著我腳旁邊的兩個人頭,那兩個直勾勾盯著前方的人頭。我認得它們

??母親和姐姐。


? “你還好吧?”

? ?溫和的聲音,充滿關切。我睜開眼,我確定我沒有睡著,但我睜開眼的動作宛如我剛剛醒來一般。我看見了一張憔悴的陌生男人的臉,我毫不費力的認出他是我的父親。那個愛我的關心我的父親。

??“還好吧?”見我不出聲,他又問了一次,讓我感覺很溫暖。我搖了搖頭,然后他把頭深深的低了下去,這得以讓我打量他,土黃的臉色,和臉色差不多的大衣,沾滿黃泥的膠布鞋,身上到處都是厚厚的灰,看起來像一個建筑工地的工人,或者流浪漢。我父親是流浪漢?你為什么這么問?他是你父親,你不知道?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我一無所知。

??“我已經叫了你的母親和姐姐?!闭f這話的時候他依然低著頭,看起來像是自言自語。叫她們?不!為什么叫她們!你知道為什么叫她們!你知道會發生什么!你知道一切!是的,所以我并不是害怕,僅僅只是—擔心。擔心什么?一切都是你的決定。

??“你真的沒問題嗎?”父親看著我,眼神里充滿著關切。我笑著,以示我一切安好。他的眼神消除了我的擔憂,他是那個愛我的關心我的父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父親定定的看著我,就像那個人頭的眼神。為什么會想起人頭?突然父親粗大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我鎮定自若,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果然

,父親并沒有太用力,也沒有掐太久,很快就松開了,然后用力的拍了一下我的肩頭,攬住了我。是的不錯的,他是愛我的關心我的。

??我們就這樣坐著。

? 我聽到隔壁關門的聲音,父親也聽到了,因為我看見他坐直了。母親和姐姐住在隔壁,是一所豪華的大房子。我常??粗?,看著它的藝術與奢華。我常常想著能住進去,只有它能洗刷這里的恥辱。我無法描述它的具體樣貌,但我知道它要非常多的錢。

??只存在于概念中的錢。

??門吱呀一聲打開了,母親和姐姐走了進來。我和父親也站了起來,就這樣面對面。母親和姐姐目光空洞,我第一次發現她們是那么的柔弱,在高大的父親面前。以前我一直認為她們是高不可攀的。是不可戰勝的。

??我現在才發現我對她們是多么的憤怒,厭棄。

??父親把手卡在母親的脖子上!

??父親把手卡在母親的脖子上。不是像掐我那樣,更加用力,更加兇狠,但依舊面無表情。母親沒有反抗,我看見她的臉慢慢的變紫,扭曲。但是她沒有反抗,我想是沒法反抗。

??母親的身體逐漸僵硬,然后變軟。這是我聽見某種聲音,像嬰兒的哭叫,但是透著詭異,我扭頭看了看姐姐,但發現她全無反應。她正呆呆的看著母親被殺掉。我又看了看父親,我驚奇的發現從他肩胛兩點射出了密集的紅線,然后擴散開,一直射到他兩旁邊的墻上,就像張開了一雙巨大的紅色翅膀。

??紅龍!

??我為什么會想到紅龍?我想是我最近漢尼拔看得太多了,對他的力量,對紅龍的力量太渴望了,所以這時候才會想到的。那剛才就是紅龍的叫聲了嘍?如此尖細,我還以為會更加粗曠點呢。那個聲音就像剛出生的嬰兒,鬼嬰。

??紅龍是鬼嬰?

??我不知道,我又沒見過······我正想著,父親已經松開了手,然后母親倒在了地上。好極了,她已經死了,然后就是姐姐了,殺了她后,父親會把她們的尸體撕碎。把她們的頭顱取下來,當成是一種榮耀!就是這樣!好極了!

??果然父親將目光轉向姐姐,他們不再面無表情,他們突然鮮活了起來,父親表情戲謔,而姐姐卻是不屑一顧,卻又帶著點難言的嫌棄和堅忍,以及······恐懼。

??她有在恐懼嗎?姐姐緩緩的退后,直至坐在床上,而父親走上前,蹲下,表情依舊戲謔,”這樣,我聽說你在學校的成績十分不錯,我來問你幾個問題?!苯憬銓⒛槀认蛞贿?,好像忍受著莫大的屈辱。父親開始玩弄姐姐了,但不論怎么樣,父親最后都是會殺了她的。但父親的話還是讓我的心臟抽了幾下,我想到了我的成績。

??既然知道了結局,我無心看下去。我將目光轉向其它地方,我看見床上有幾本姐姐帶過來的書,我拿過來看了看,被其中一本封面清新的書吸引了,翻開看看,是日本原版書?!澳氵€看得懂日文書啊?!蔽矣行┝w慕。

??姐姐不理我。就如我不存在。

??不過這么多年我也習慣了,我想著反正我以后也決定要自學日語的,不如把這本書占為己有吧,反正姐姐也要死了。

??于是我把書拿好,再轉過來看父親,父親還在玩弄姐姐。不對!這時候父親應該要讓我去姐姐的房子里——為了不讓我驚嚇。然后他會殺了姐姐,再撕咬尸體,以泄多年的憤怒。最后給我留下一封信再默默的離開,我會在這時回來,看著那封信淚流滿面。這才是故事的發展!

??我又聽到了那種叫聲——紅龍的叫聲,我看見父親因為姐姐的不搭理而憤怒的扭曲的臉。不!不對!你不能咆哮,你應該會擔心嚇到我而壓抑自己的憤怒,這一切都不對了!他不再是那個愛我的關心我的父親了!而是像一頭野獸!我看著父親扭曲的臉以及姐姐的無阻。是的,像一頭野獸。這也不是暢快人心的復仇——像母親和姐姐的復仇。這是虐殺,父親是虐殺者,而我們都是羊羔。

??下一個就是我了。

? 我感受到了恐懼,巨大的恐懼讓我的胃抽搐了起來,我嘔吐著,好不容易支撐起身體,我想到了逃。

??于是我扔下書,轉身開門,奮力的像姐姐的屋子跑去,我終于進了姐姐的屋子,這里比我想象得更加寬敞,更加豪華,按我完全無心欣賞或是享受,我又聽見了紅龍的叫聲,我奮力的跑上樓梯,哪怕我氣喘吁吁,我還是得跑,我感覺父親就在我后面追著我,不,那不是父親,那是紅龍!那是惡魔!天殺的才知道我為什么要和惡魔做交易!

??我一直跑到頂層,我看見一個大衣櫥,我想藏進去,于是我奮力向那里奔跑,我感覺我的腿完全使不上力,但我還是不得不跑,越接近它,心中的恐懼越盛,直到最后生生的遏制住前進的腳步,我感覺里面藏了一個殺人狂魔!只要我一打開門我就會被殺死!紅龍的叫聲回響在整個屋子,沒辦法,我只好轉過頭繼續跑。

??我居然妄想我可以控制它,囚禁它,囚禁一條偉大的紅龍!

??我感覺這不再是一個空蕩蕩的屋子,這里面充滿了人——根本不存在的人!幽靈!死神!沾滿鮮血的惡魔!它們在紅龍的咆哮下哀嚎著,偉大的紅龍

,它將它們全部喚醒了,來禍害人間。

??我記得關于它的記載,關于偉大的紅龍,它的出現引起了天象異變,它扯下了星輝和月光,它獨自向上帝挑戰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我是上帝的子民,我于偉大的紅龍而言,只是食物。

??我依舊卑賤!

??我看見前面有一間廁所,鼓足剩余的力跑了進去,我發現在到達某個臨界后不論再怎么用力都不可能加速,只是空擺腿而已。我仿佛感覺到它們或它在我身后的鼻息,我只能一邊恐懼得痛哭流涕一邊祈禱,向誰祈禱?我不知道·····母親?還是父親?

??萬能的上帝?還是偉大的紅龍?

??我腦海中一片空白。

??我終于跑進了廁所,用力的將門關上,鎖死。我坐在馬桶上,我抱著頭,我的腦子終于能想點東西了。

??我想,媽呀,這里的廁所都遠大于我的屋子。


? 后來,我能想更多的東西了,于是我想母親,我想到她一生下我就將我給放逐了,不論我怎么乞求都是對我不屑一顧。外人常??湟娜柿x善良,說她哪怕對乞丐都是如此好心,哪怕是一只螞蟻都不忍心殺死。她對她的子女是多么無私,是多么百依百順。只有我知道她的冷酷無情,仁善如她,就這般把我放逐到曠野,讓我自生自滅。我又想到了姐姐,我想到她年年在學校都是第一,我想到她運動全能,而且有著令人羨慕的人緣關系。我想到她多才多藝,并且精通多種語言,我想到了母親對她的愛,母親將這樣一套大房子送給了她,并和她一同居住,無微不至的照顧她。姐姐的任何東西都是整潔且精致的,衣服,文具······母親在她身后已經將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條。在母親的支持和自己的努力下,姐姐有著光輝的未來。

??我坐在雪白的馬桶蓋上,雙手抱頭,我看不見我的表情,但我想它肯定是扭曲且可憎的,因為我想到了我的父親。

??有關于他的一切我都不知道,這很奇怪,他是我的父親。但在我的童年里完全沒有父親的影子。在某一天,我在大街上遇上了這個陌生的男人,“我是你父親?!彼瓦@樣平靜的說著,我感覺到他與這個世界完全不同的氣息,這個氣吸讓我安心。于是我相信了他的話,把他帶回了家。我全心全意的信任他,認為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愛我的關心我的人。結果到頭來,我的這份信任反倒成了一個笑話。

??我又不可遏制的想到了自己,我從一出生就被母親拋棄,被一個拾荒老人撿到養育著。后來他死了,我繼續著他的工作。后來,我覺得我一定要不依靠母親活下來,而且還要活得精彩,要站在社會頂端,于是我開始上學。但我似乎根本沒有那種天賦,母親似乎根本沒有把有關于智商的基因遺傳給我。我在學校經常被冷落和欺負。后來,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站到金字塔頂端,后來,我知道哪怕我站到金字塔頂端也不可能俯視母親,她在我心中一直并且會永遠壓迫著我,我永遠都會記得我只是一個棄嬰。我永遠都不可能得到母親的愛。再后來,我遇見了父親。

??外面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我想它們是離開了。我緩緩站起來,目光空洞。這是一個夢對吧,我想。這一定是一個夢,只是不過我不知道。我走出了廁所,外面又空無一人了,紅龍的叫聲,甚至氣息都已消失不見。我想他已經離開。

??我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空無一物,沒有血跡,沒有肢骸,沒有頭顱。沒有信。父親已經離開,現在又只有我一個人了。


??于是我坐在床沿,低著頭。


the end

長期征稿郵箱:

15575233538@163.com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可獲得征稿詳情

文字來源/森谷

圖文編輯/森谷

責任編輯/艾姐

不當你的世界

只做你的肩膀

這里是艾姐微課堂


光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