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om0a"></acronym>
<acronym id="com0a"></acronym>
<rt id="com0a"></rt>
<rt id="com0a"><small id="com0a"></small></rt>
<acronym id="com0a"><center id="com0a"></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近期新聞 >一個游戲老狗眼中的《Ingress》(2):《Ingress》的七種職業丨觸樂

一個游戲老狗眼中的《Ingress》(2):《Ingress》的七種職業丨觸樂

2021-09-19 14:46:00

作者丨風力

我們兩兄弟,信我,這波絕對不賣。



編者按:上周,觸樂發布了風力撰寫的一個游戲老狗眼中的《Ingress》一文,文筆幽默有趣,具有科普性地向讀者傳遞了《Ingress》這款游戲的趣味與精髓。


本篇是該文的續篇,將繼續向你描述《Ingress》這個游戲中的七種職業,我們認為這能夠幫助你更深入的了解這款游戲與它的玩家,更重要的是,幫助你更深入地了解和體會一款優秀的移動游戲是如何與人們的生活產生聯系的。他也將從另一個角度向你展示,在精密計算的數值和付費曲線之外,移動游戲還存在怎樣的魅力和可能性。




本文將向你描述《Ingress》這個游戲中的七種職業。


“Ingress里還有職業?我怎么沒聽說過!不是只有藍綠兩個陣營嗎?”


那是因為你之前沒遇到我。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不多于1個月),我發現這個游戲有七種職業之分,對應七種不同的玩家形態。重要的是,它恰好和《Diablo2》里的職業相同!怎么會這樣巧呢?


 Barbarian(野蠻人)


巴巴里安,一個歷史悠久的職業,早在《Hellfire》里就有了(隱藏職業,需要改配置文件),特征是身強力壯,胸大無腦。在那個游戲中,你只要魔法屬性足夠高就可以學法術,而魔法屬性可以通過穿裝備來加,所以戰士學游戲里的終極魔法“天啟”(Apocalypse,全屏攻擊無視抗性)也不是什么難事。但是野蠻人自有他的尊嚴,作為一個蠻子,他的法力值永遠為零。理論上如果穿上足夠好的裝備,他也可以學天啟,但他沒有法力值來施放這個法術……這個職業有著游戲里最高的力量和耐力,身體是他們唯一的武器。用直播界的流行術語來說,“在下頭很硬”!


很多時候巴巴里安表現為大學生或二十出頭參加工作不久的年輕人:Hack每一個Po,得到一些XMP炸彈或Resonator傳感器,如獲至寶。他們不太理解什么叫畫多重,也不關心連線是否會阻擋別人、妨礙組織的大計劃。他們只是默默地存在著,炸掉了別人的Po就欣喜,自己的Po被攻擊就沮喪,偶爾參加聚會不知道該說什么,悶頭吃飯。只有拿起手機他們才能回到自我的世界,因而沉溺于其中不愿自拔。年輕是他們最強大的武器,身體好是他們僅有但已足夠的本錢,能對抗世間一切險惡——但是,說實話,如果有那么一些智慧輔佐,可能會更好。


“野蠻人”是玩家的新手形態。


“多重”是游戲里的一個概念,把多個Po按某種既定順序結成CF,可以獲得更多經驗,稱之為“多重”。如果同時存在4個以上的Po,想要都造多重,需要一定的拓撲知識。


 Paladin(圣騎士)


“騎士之道,在于守護?!蔽嵊褳跎獱柕拿?,時常在我心頭回響。


游戲里有一種至寶,叫“工Po”和“床Po”。顧名思義,就是你在工作崗位上或是在床鋪上,可以打得到的Po。游戲里對于頻繁Hack同一個Po做了些限制,當然也提供一定程度上避開限制的方法——老話說得好,毒蛇出沒七步之內,必有解毒草。因而,通常情況下,一個工Po或床Po,肯定會被反復Hack至白熱化,to infanity,通??偸侨绱?。那么顯然地,假如竟然有人膽生毛想要來打這個風水寶地,勢必招致最瘋狂的反擊!


我曾問過一個朋友,游戲里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他沉思后回答:“同事是綠軍”。我腦海中瞬間出現一個詞“相愛相殺”:兩個人看到的是同一個工Po,每天見面點頭微笑轉身開了游戲就互相丟炸彈丟超炸丟毒轉過臉來又點頭微笑,那簡直極大地拓寬你對于“爾虞我詐”這個詞的理解程度……


正常情況下,《Ingress》里的Po都是開放的,是屬于全體玩家的,。但如果你有工Po床Po,就很容易把它認定為自己的財產,從而化身為一位入口守護者。這種情緒慢慢地會進化到家邊、公司邊的一塊區域,只要這塊區域有“其他顏色”就會全身不自在,必須保持它的先進性、純潔性。一個玩家是否會成為帕拉丁,關鍵就是有沒有工床Po——誰耐煩每天走上1.3公里的路去打Po?如果你確實沒有,那你可以考慮申請新的Portal;如果申請沒有通過,你可能就會覺得這個游戲不應當是這樣,然后憤而流失。我見過好些這樣的例子。


帕拉丁是成年玩家的正常形態之一。國內保持活躍的玩家,大部分都能嫻熟地切進這個形態。


 Amazon(亞馬遜)


生長于亞馬遜叢林的女戰士伸手矯健來去如風,奔跑著投射出帶著雷電之力的長矛和箭矢,你還沒來得及看清她們的相貌就已斃命——如果你不滿足于工Po/床Po,就肯定要到處走一走動一動。借助交通工具到遠處進行游戲的人,就像亞馬遜女戰士一樣。那么在這里我要隆重地提到三種交通工具:公交、小型乘用客車、電動車。


公交車,主要是滿足游戲里一個叫UPV(Unique Portal Visit)的成就,不過你可能會遇到等紅燈;等紅燈沒事干啊,順手炸個Po,是不是很合理?公交車最野的地方在于你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一路上會遇到什么Po(除非你對城市、對公共交通很熟悉,但在大城市里要做到這一點談何容易)。打個比方,周末你出門隨便找個公交坐兩小時,一路打過去,會有隨機的喜悅。當然,這得是你有座的情況,站兩個小時,一只手拉吊環另一只手憑空畫手機,不時還被老大娘野蠻沖撞,那種生活還是算了。


開著特斯拉在中控大屏上玩《Ingress》


小型乘用客車,就是自己開車。這里有一個誤區,有時人們會說一個詞“Cargress”,大概是指開車玩《Ingress》的人。你可能會想當然地認為一個人開著車在自行車道上以5碼速度飛馳,不時停下來打幾發——不是的。首先這違反交規定且危險,其次效率很低,你覺得會有什么Po在申請時是被人一邊開車一邊申請的嗎?假如不是,那你為什么會相信一邊開車一邊打效率會高呢?車的用法是這樣的:你可以比較方便地開車去到Po相對密集的地方,停車,下來走動并打Po。你的行為從此不受公交運行線路的限制,對一些公園、風景點之類的偏遠但Po密集的所在尤其適用。如果你高興,你甚至可以半夜去干這件事:誰不想做一個黑夜中的巨靈神,說去哪就去哪,說打誰就打誰呢?


那電動車比小汽車好在哪呢?這還用說嗎,汽車不能走的地方,電動車能走;汽車必須要遵守的交規,在電動車眼里就是個屁。我經??吹娇褚安涣b的電摩騎士以30碼的速度奔跑在理論限速70的高架橋上,而且不是在路邊,是路中間。他們的黑發在勁風中飄揚,身上的牛仔戰衣獵獵作響,棄身后萬千汽車喇叭聲于不顧。這么瀟灑的人,世間能得幾回聞?電動車最大的優勢是靈活:在城市里找個停車位不容易,要找個停電動車位就簡單多了,甚至很多地方你根本都不需要下車。我就經??吹筋l道里出現“××被攻擊”的提示,等我匆匆趕到案發現場時,只看到一個騎著電摩徐徐離開的綠色背影(后半句為想像)。


,但沒人敢問它是由誰怎么申請來的


當然土豪可以自己買架直升機、熱氣球或是私人游艇……前兩個暫時沒聽說(無人機不能用),開船的卻真有。福建的泉州沿海就有些小島的島Po被綠軍占據,藍軍設法湊份子湊了大幾百塊錢請漁民搖櫓擺渡過去打了,還不到4小時就給人打回來——據說對方乃是某漁業大亨之子,那簡直就像是擁有東海霸者之證的王者,守一個島Po如同兒戲。不帶貶義的說,別人也確實是有點本事,那個Po我們讓得心服口服。


亞馬遜也是很常見的游戲形態。


 Mage(魔法師)


魔法師有別于其他職業的最大特點是什么?


我記得當年《龍與地下城OL》新開一個版本,允許玩家在特定地圖里互相PK,有點像WOW里的競技場。因為版本剛開加上那還是2006年,制作組沒經驗,有些設定令人啼笑皆非。比如我,一個飽經風霜、裝備精良、,踩著機關彈簧打算飛到橋對面秒對面的法師,還飛在空中時就中了一道冰射線直接被打得粉碎,一看戰斗記錄那冰射線能打90d12(90~1080)的血我當時HP好像才300多……法師的爆發力可見一斑。WOW則另有情趣:在遙遠的60級年代,在偏僻的西瘟疫農場,你經??梢钥吹届`猴之奧爆法師在大鍋周圍徐徐跳動,一會的功夫就打了一地尸體,雞啄米一樣撿啊撿,有時卡了就長跪不起……是當年一道獨特的靚麗風景。


安徽蕪湖地板廠


所以歸納起來法師的特點就是能打,打單個的也能打,打一群也能打。后來其他職業慢慢也都能打了,但法師比他們都要更能打,要不怎么叫親兒子呢。


講到這里就要普及一下《Ingress》的知識:游戲里可以獲得最多經驗的方式是通過聯結3個Po形成一個場(Control Field,CF)。顯然,假如某處有大量彼此很接近的Po,你就可以在不需要走太遠的前提下建立大量CF,快速拿到經驗(以及相關成就計數),一般稱之為“鋪地板”。每個城市、地區多少都有幾處可以鋪地板的衛生間、化妝室,從來是兵家必爭之地;中國最大的衛生間據說在安徽蕪湖,是一個雕塑主題公園,大約12萬平米的范圍里樹了100多個Po,一旦身陷其中,會有此間樂不思蜀的感覺(你可能覺得12萬平這個數字有點嚇人,其實只不過是300×400米而已,正常情況下大型超市像沃爾瑪之類都可以達到這個規模)。


雖然建造是如此令人喜悅,但毀滅從來都比建設更快樂。游戲里的炸彈XMP,會以玩家為圓心釋放沖擊波,外號“九天十地菩薩搖頭怕怕雷電金光霹靂掌”;一掌打出,方圓十里之內無論人畜、蝦蟹、跳蚤盡數化為飛灰。換言之,XMP特別適合拆地板……地板磚越密,拆起來就越爽。游戲里生成CF固然有經驗,摧毀敵方CF也有經驗;生成CF的經驗比摧毀多,但摧毀CF比生成它要容易。由此就產生了一種拆遷工,專門炸別人的地板和菊花……


菊花也是《Ingress》術語,指的是一個被連了多條線的Po,看起來就像個菊花的樣子。游戲并沒有限制連入同一個Po的Link線,所以你可以往一個Po射很多條Link。游戲既然是對抗主題,每摧毀一根敵方連線都會有經驗,線越多經驗也越多,所以炸菊花Po是刷經驗的好方法。.對老玩家來說這是個基礎操作,手熟的人30秒就能搞定滿盾8級Po,當你看到攻擊警報再切換過去看時Po已經被打爆了——法師并不是只會奧爆,他還會大火球!


游戲中出現過的最大菊花,據信有3000余朵花瓣,出自日本


我曾說過這個游戲有“復食性”,別人如果吃過屎,你也得吃一次,但這指的是雙方對等的情況。假如你并不希望升級那么快,不太在意自己掌控的范圍是否大,只冀求某種歡快的娛樂方式,那你就不一定需要去吃別人吃過的屎,從而成為一個專門搞破壞的法師。其結果就是,別人花3個小時鋪了片地板,你只用10分鐘就拆干凈了;別人花了好幾天收集數十個Po的鑰匙、造了個大菊花,你在1分鐘內將其拿下。就像一個法師閃爍到你面前微笑著說,“打得不錯、很抱歉、謝謝你”,然后往你臉上丟了一個大火球。這種時候,你會是什么心情?


游戲里這種人不那么多,畢竟你不能靠毀滅來生存,大多數人都是偶爾拆別人的地板或菊花,平時自己蓋地板、造菊花。所以,法師只是一個偶爾才會出現的傳說形態。然而很不幸,我本人就是個法師,專職法師……我認為我的想法并沒有錯。這既然是個陣營對抗游戲,我炸別人的Po洗別人的地有什么不對?世界并非充斥著陽光鮮花和毛茸茸小兔子,這是戰爭!伙計你懂嗎?戰爭!


 Druid(德魯伊)


插播一個小故事。14年前的今天,我正和一個上海姑娘玩曖昧(相當危險,奉勸你不要學);聊到興濃處,提及最近有個游戲叫《Diablo II》十分火爆,她說我練了個號可厲害了。我不服,就說那我們上開放戰網打一打……只有真正的老玩家才知道“開放戰網”,那是一個沒有規則的混沌世界,其恐怖之處以人類的智慧根本想像不到。我開著我那個68級剛過Nightmare難度的Amazon出了村,就看對方使一個 Druid帶了一堆小伙伴沖過來——小伙伴都像畜生一樣,瞬間就把我拍死了。


我們經常講一個概念叫“MMORPG”。RPG很好理解,MMO指的是“Massive Multi-Player Online”,即“大型多人在線”。在線也很好理解,大型不大型只是個相對的說法,但“多人”卻是精髓所在。只要這個是多人游戲,人多欺負人少就避免不了,《Ingress》這游戲尤其注重這一點。之前說過8級以后再升級基本也不長實力了,容易想到這種情況下人數碾壓相當可怕。尤其是在國內古累特法爾沃的大背景下,大型城市只有數百玩家,中小城市只得幾十玩家,拉幫結派成群結隊就更重要了。然而我所在的陣營,藍軍,向來以考拉般的性格而聞名(江湖有諺語有道是“藍軍懶綠軍飛”);我本人也是個萬里獨行田×光,為了拔一個戰略Po開車200公里但是你叫我和人打交道我就不開心的那種,所以在我身邊的范圍里還真沒有Druid型用戶。


不過福州的綠軍里就有這樣的人:從IITC敵情追蹤插件(官方工具之一)可以看到,綠軍通常晚上會在福州著名景點“三坊七巷”一家名為“胭脂”的酒吧聚會,一般有五六個人。他們可能會大吃大喝,驕奢淫逸(以上為想像),,揚長而去。我想起當年玩WOW時有公會在頻道里發的招募信息:“線上MC黑翼安其拉,線下吃喝嫖賭加桑拿,×××歡迎你的加入!”雖然當時我們已經通關Naxx而我又是一個窮困、懶惰的人,對吃喝嫖賭并不那么有興趣,但不得不承認我覺得那樣的生活確實有點意思。年輕的朋友在一起,比什么都快樂!


《Ingress》并不只是一個社交游戲,但它可以是一個社交游戲。我已經老了,老到記不得很多事情;但我偶爾還是會想起那家名為胭脂的酒吧:如果我年輕10歲,或許我也會選擇那樣的游戲方式吧。


 Necromancer(死靈法師)


和Druid相反,Necromancer雖然也有大批追隨者,血男、鐵男、火男或是幾十個復生傀儡……但Nec永遠獨身一人。他運用尸體的技巧出神入化,他善于給別人各種詛咒,他下的毒無人可解……大家都不喜歡他,然而他依然堅強地生存著,并且永遠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土大師紀念活動


是的,《Ingress》里也有些人,千方百計想要對抗游戲規則、破壞游戲規則,甚至是創造一套全新的游戲規則。比如用小號開飛機炸別人的戰略Po:我就被炸過,開了20公里的山路打下的據點,別人坐在家里按按手機就給你打掉了,你心情會是如何?有些人知道小號飛機是不對的,偷偷用,有些人甚至根本不認為這有什么錯……游戲里有各種各樣的人,而Necromancer生活在陰影中。你如果說他們陰險狡詐,他們甚至覺得那是贊美。賭博界不是有個說法嗎,出千沒被抓到就不叫出千。同樣的,飛機如果沒被抓到,你也拿他沒辦法。


此外,福州的某位綠軍Necromancer還真的會操縱尸體:之前有個玩家叫土大師,因白血病去世,當時福州還專門組織了拼圖紀念活動;沒想到時隔半年,土大師這個號神秘地又上線了,還打了別人的Po。這事情一說就明白,朋友拿他的號來用了。游戲的官方規則是禁止一個人使用多個賬號游戲的——當然事實上可能這條禁令形同虛設,大家也都心照不宣;但是你把一個已經逝世、大家還特別紀念過的玩家的號拿出來當小號用,還真有點像Necromancer。


必須說明,Necromancer并不是綠軍專利,或許福州藍軍沒有,但世界范圍內有沒有我不知道,可能也有。事實上,它是一種職業,或說是一種游戲方式。


《Ingress》這個游戲允許你有各種各樣的游戲方式,無論是像野人一樣穩扎穩打,像法師一樣行蹤飄忽,甚至是像亡靈法一樣專干黑暗之事,只要沒被封號,你盡可以這么玩下去。至少我本人是能接受他們存在的,游戲嘛,只有一個職業一種玩法,事事講道理,那還叫什么游戲?這個世界也不是用因為所以四個字就能概括的呀。


 Assassin(刺客)


前面六種職業,全都是廢話和鋪墊,真正的精彩從這里開始,因為這個職業會推翻之前所有職業的玩法?!按炭汀?,這是整個《Ingress》游戲里最驚心動魄的部分。一個刺客所能招致的贊美與詛咒,可能比一個戰區所有人加起來還多。


什么是刺客?


這個游戲,在幾乎所有時候,都是Independent的。什么叫Independent?你自顧自玩你的游戲,想和人打交道你就約一下,出來面,不想和人打交道你就埋頭玩自己的,組織也不會強制你參加聚會;你想玩得勤一點就多出去走動多打Po占Po,你要懶的話十天半個月不打也無所謂;你愛聊天甚至覺得能找到真愛,那你就加本陣營、本地的QQ群微信群,你不想說話別人找你游戲也可以不回,這都沒有問題。


若你只潛心于游戲,則游戲的目標或許是那些獎牌或說成就,它們都需要積累,而這種積累難得與他人有直接關系。比如走2500公里(以前是5000后來改了)、占領 Portal四萬次、充電XM達到2500萬等等。這些成就很遙遠,但是別人也沒法幫你做,只能靠自己做。反過來說你慢慢積累,總有一天是可以達到的。比如占領四萬次,你每占領一次,目標數就減1,所以你總能達到……


“你的意思是,還有做一半別人能干擾的?”


是的。我先講一段往事,加深你的印象。那是在2002年,我在玩一個MMORPG叫《決戰》。當時的MMORPG設計很有些問題,不知是誰出的主意(可能是因為DND規則里有這么一條),人物死亡是有懲罰的,EQ(無盡的任務)之類的游戲懲罰還很重:不但掉經驗(經驗不夠甚至會降級),還得跑去撿尸體,而且你是光著身子去因為裝備在尸體上——光著身子沒裝備,戰斗力肯定不高,半道上被截殺的幾率很大。你這個光著身子的人在途中如果死了會留下另一具尸體,然后你又光著身子出現在復活點,Yesterday once more……當時的韓國RPG有樣學樣抄襲老前輩,也做了死亡懲罰,比如《傳奇》里死了可能爆裝備?!拔夷前巡脹Q是0~37幸運+3,當時全服就三把;爆出的那一瞬間,我眼前一黑,心跳都停了”——這是一個玩家親口所說,我認為可信度極高。


《決戰》這個游戲,畫面粗糙玩法單調,可以說是個垃圾游戲。不幸的是它還學了國外游戲的糟粕,死了要掉經驗,一次10%童叟無欺。打到中后期85級以上時,基本刷一晚上的怪只能打一格也就是10%經驗,死一次就意味著一晚上白打,死兩次欠一晚上,所以要把這游戲堅持玩下去也很考驗心性。我當時還算服務器上有名號的選手,后來棄療是因為游戲出了外掛:如果你被4個人圍毆而死,外掛會算你死了4次,扣40%經驗。有了這種高科技,團P一晚上打掉你兩三級根本不在話下。而游戲練級區就那么幾個,打著打著很容易發展成團P,這種驚喜我實在是承受不起,就AFK了……我AFK的時候倒沒有眼前一黑,但是第一次被那個外掛打掉40%經驗時,我眼前真的黑過,瞬間就用完了一個禮拜的臟話指標。


現在你知道今天的MMORPG有多么溫和了吧?想想革命前輩們拋頭顱灑熱血的年代,還不趕緊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


《Ingress》里也有這種會讓你眼前一黑的設定,它的名字叫“守護者”(Guardian),,如果你成功守住了150天,可以得到一塊黑牌,我們稱之為“成就Po黑了”——就我所見,成就Po黑不了的玩家比天上的星星還多。為什么?一早我就說了,如果真要打,沒有什么Po是能守得住的。就算你能充電,別人半夜3點去打,你總要睡覺吧?你能守一天兩天,你還能150天不眠不休地守著?扳著指頭數著天數,忽然你發現成就不長了!你再不敢檢查Portal的情況,希望只是游戲出了Bug。過了一天再看成就計數,還是沒動靜!過了3天,你終于徹底說服自己,是的,成就Po沒了,堅持107天后它被人干掉了,現在又要從0開始……是不是很有眼前一黑的感覺?


“那我把它藏起來總行了吧,遠遠地藏起來,藏在一個沒有人能找得到的地方?!?/span>


《Ingress》地圖里的Cliffside Temple(上圖,山白神廟),實際上是福州永泰青龍瀑布入口的一個道觀(下圖)


游戲的增強地圖(IITC),理論上可以查到全世界任何一個Portal的狀態:它的位置以及它屬于誰。此外,地圖還有個功能可以查到每一個玩家的主要動作(比如占了個Portal)并在地圖上繪制軌跡或標識。在此基礎上,要Track特定玩家易如反掌。概括一下就是,假如真的有人起了心要搞你,你在任何地方立一個成就Po,地圖上就會有標記,別人總能知道,這個游戲就是這么不友好!


現在可以告訴你什么是刺客了。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刺客是什么?刺客就是專打成就Po的人。跑上10~2000公里,去把別人即將變黑的成就Po打掉,看著他無可奈何甚至氣急敗壞的樣子不動聲色轉身離開,這就是刺客??谡f無憑,我講個故事,加深一下你的了解。


“你知道北京西北邊有座××山嗎?不知道?那不重要。那個山的山頂上有個Po,我查過了,是××的成就Po,粗略一算怕是快黑了。我去的時候剛好北京前幾天下過雪,地上全是積雪,特別滑。上去還好,下來的時候真是差點以為下不來了……那個Po就在山頂,邊上,方圓數里之內還有一些其他Po作為陪襯但我一概不顧,直搗黃龍。我打了那個Po后他就密我說,你大老遠跑來一次,就為了打我的成就Po?我說什么,那是你成就Po?哎呀我不知道??!”——北京藍軍N某


這還只是北京周邊,有些人把自己的成就Po藏在老家,因為老家一般在遠方,千里之外。且不說你是否會注意到,就算你知道我的成就Po在那里,也未必能過去?!皬褪承浴庇忠淮蔚靡泽w現:如果我為了占領一個Po吃了屎,你要打下我這個Po就得把我吃過的屎再吃一次——比如上述例子里,北京藍軍N某就不得不爬到山頂。那假如把成就Po留在老家,要打掉它是不是就得奔赴對方也許是千里之外的老家?


“如果不是這樣,又怎么能叫刺客?”


N曾只身遠赴新疆伊犁附近的小城惠遠。該地偏僻荒涼,方圓幾十里都沒有其他Portal,看不到多少人類活動的痕跡。他叫上一輛出租車跑了20英里,下車打掉別人的成就Po(大概也就一分鐘),上車返程。司機沒見過這等慷慨豪邁的好漢,大喜過望之下,請他吃了兩個烤包子。他也走過天山天池搖搖欲墜的木橋,看著腳下似乎深不可測的十一月冰湖湖水微微泛動,心驚膽戰。他部分事跡的殘暴程度,堪比我凌晨五點獨自駕駛租來的電動車、吹著30節速度的狂風,奔跑在臺灣南部墾丁空無一人、漆黑一片的荒山野嶺。當時我的心里有三成期望——即將要去龍磐草原看日出——和七成無奈——已經走到這了,不可能轉頭再回去!刺客的心路歷程,大概也是這樣吧。


刺客的命運同樣多舛。比如說,自己的成就Po——你干了別人幾次以后,假如說沒有人對你產生刻骨仇恨顯然是不可能的。而游戲的地圖又是公開地圖,你能查別人,別人也能查你,你凝望了深淵,下場可想而知。一旦有什么事情被上升到“互相保證毀滅”的高度,成就Po的覆滅就只是一個手續問題:我的朋友,北京藍軍N某,至今成就牌子還沒有變成黑色——或許將永遠定格在141這個數字,無法再增加哪怕是一天。冤冤相報何時了?但時至今日,你再說“我金盆洗手以后再也不搞你們了,你們也別搞我”——還會有人信嗎?我又想起熊耀華那句名言,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你怎么避得開?


但刺客們樂在其中。游戲嘛,各人的玩法不同。既然有成就Po這個設定,游戲又是對抗主題,我看不出這樣的行為有什么問題。甚至游戲里不但有刺客,還有刺客團隊:在大型活動“碎片戰”中,我方有一批Shard(可以理解為某種軍用物資)被困在格魯吉亞,那里是綠軍的控制區。假如不在指定時間內把碎片運出來,我們可能會輸掉這場戰斗,地球的自由岌岌可危!為此,俄羅斯人招募了8位死士,把他們弄到格魯吉亞邊境,然后租借了一架Ka-226直升飛機試圖直接穿越邊境,空降到目的地!作為一個老玩家,我知道在《文明2》里確實有核子飛彈夷平守軍,傘兵從天而降一舉占領對方首都的戰術。那么,俄羅斯人會成功嗎?


欲知后事如何,請收看本節目下一集:一個游戲老狗眼中的《Ingress》(3)——The Battle。



觸樂丨高品質、有價值、有趣的移動游戲資訊


想看更多內容,請點擊 閱讀原文


光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