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om0a"></acronym>
<acronym id="com0a"></acronym>
<rt id="com0a"></rt>
<rt id="com0a"><small id="com0a"></small></rt>
<acronym id="com0a"><center id="com0a"></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協會故事 >絕望游戲(918-919)

絕望游戲(918-919)

2021-09-19 13:20:22

第九百一十八章 先烤了它

寧采臣 | 發布時間:2017-11-25 23:42:49 | 本章字數:1896

戰爭有時候就是這樣瞬息萬變,不到最后時刻,誰也無法斷定誰贏誰輸。

這次的烏托城之戰,其實我們從一開始就占據劣勢,每個角落的戰斗都十分的不易,艱難無比,守城將士全都拿出了百分百的氣力,實力弱點的盡全力完成自己的使命,稍微實力強些的高手,幾乎都是顧忌多處。

畢竟以少敵多,死傷情況也特別嚴重。

我們沖飛到外面的高手,早就已經戰死過半,本來面對三名掌門人的到場,已經毫無勝算了,可隨著這些老朋友的到場,戰局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隨著三條龍的率先入場,瞬間燒毀了整艘大船,剛剛才停歇的海面戰場,此刻再次慘叫聲連連。

對面的高手們全都緊皺眉頭,盯著三條紅色的火龍,誰也不想第一個上去試水,都在觀望著那三名掌門人。

而魯一關燒毀的大船,正是魔君親衛的部下們,那個剛剛趕來的楊將軍瞬間拔刀,憤怒的一彈而起,大聲喊道:

“爾等休要囂張,拿命來!”

看到楊將軍已經拔刀沖出去,其它的幾名魔君親衛也不甘落后,全都再次舉起武器準備戰斗。

那個老將軍經驗豐富,它不甘只有自己一方戰斗,對著其余的修士高手們喊道:

“你們還在等什么,是準備投降?”

說完,自己也跟著那楊將軍沖飛出去。

三名掌門人面面相窺,不停的在看黑鱗真龍上的幾人,以及那衛羽使者,似乎都很忌憚。

但見戰爭再次打響,此刻也不好意思撇著老臉龜縮,只能是硬著頭皮也抽出武器,青城山的那掌門顯然是領頭地位,直接對著身后的人指向我喊道:

“先擒住那烏托城城主!”

剎那間,幾十名修士紛紛拔出武器,全都把目光鎖定在我身上。

而我身邊的眾人,也并沒有急著出動,包括衛羽使者,黑鱗真龍上的慕籬,張小辮,青黛,以及御史等人,都轉頭看向我,好似在等我發號施令。

他們的到來,早就給了我無比的信心,此刻戰意正濃!

我咬牙憤怒的舉起青光斷劍,仰頭扯著嗓子大聲吼道:

“殺!”

隨著我的這聲巨吼,聲音瞬間回蕩在海面的各個角落,我們這邊的所有高手,全都傾巢而出,直接沖向那幾十名修士。

只聽到我身后烏托城內,那些守城的將士們,也都聽到了我的指令,全都舉起了手中長矛大刀,回應我嘶吼道:

“殺!”

“殺!”

“殺!”

……

聲浪一層接著一層,氣勢一蕩一蕩高,整個戰場再次被點燃戰火。

鬼道士慕籬一拍手中黑色劍匣子,兩把飛劍瞬間“噌噌”出鞘,它自己也一躍而起,從黑鱗真龍背上離開,飄飛在半空之中,直接對準了剛剛和他罵戰,有過舊仇的茅山掌門。

而張小辮也和青黛同時跳下龍背,兩人互相熟悉,配合默契,同時抽出腰間陰差標志性的鐵鏈,瞬間就沖到了人群之中,尋找對手。

離我不遠處的閻王御史,也早就騎著大虎沖了出去,大虎氣勢兇猛,仰頭虎吼,對準一名高手直接撕咬了過去。

最讓我激動的,莫過于衛羽使者。

這也算是我第一次見她主動出擊,她的實力自然不用懷疑,當初收拾我,連劍都未拔,直接把我打暈過去三四天。

只見此時的衛羽使者騎著白馬,開始一路狂奔,當離戰場還剩幾十米距離時,突然從馬背上沖飛而起。

因為她一身白的關系,再加上披著的白羽袍子,整個人飛在半空中,就如同一位乘鶴仙子般縹緲神秘。

衛羽使者的目標似乎也很明確,直接找到了已經喚出桃木劍的武當山掌門。

面對衛羽使者的鎖定,這武當山掌門自然心中有數,不敢大意,往南邊飄飛出去了十多米遠,隨后快速的咬了口中指精血,直接噴到手中的桃木劍上,這桃木劍瞬間如被大火焚燒,開始冒著紅色火焰。

而衛羽使者根本沒有停留,速度極快的沖飛過去,在半空中突然拔出了自己手中的白色長劍。

從來沒有見過她出劍,此刻看到卻讓我驚訝無比,因為她的長劍居然和我斷劍一樣,劍身是光芒,只不過我的呈青色,她的長劍呈雪白色。

白色的光劍在空中格外耀眼,我看到那武當山掌門面色凝重,不停的咬牙瞪眼,最后終于是兩人撞到了一起。

……

此時,我前方的青城山掌門曹子真,已經率領眾修士向我攻來,還沒等我動手,身邊的幾名暗鋒神衛和灰袍人,已經主動出擊。

灰袍人提著巨劍,首先找到了曹子真。

兩人見面就是一招硬拼,“砰!”的一聲巨響,兵器相撞,聲浪余震甚至把距離近的一些魔兵都給推到在地。

轉瞬間就互相拆招,砰砰作響,越打越遠,漸漸往人少的地方飛去。

三名掌門人全都有了對手,而剩余的一些修士,也都被我們這邊的人給攔下。

本來都是沖著我來的,結果現在就我一個人閑著,左右互看,不知道往哪兒攻去,只能是揮劍擊殺一些沖過來送死的小嘍啰,毫無挑戰性。

剛剛沖向三條龍的魔君親衛楊將軍,因為三條龍一直在飛的原因,導致現在才追上。

而身為大哥的魯一關,似乎剛剛才發現有人找上門來,回頭一看那楊將軍,笑著說道:

“二弟,三弟,先把身后這人給烤了?!?/p>

另外兩條龍正馴龍吐火,燒殺那些攻城敵軍正酣,聽到魯一關的話,瞬間驅龍轉過身子。

三條火龍在半空中站成一排,紅色的火龍不停的煽動翅膀,就等著那楊將軍趕來。

第九百一十九章 偷襲

寧采臣 | 發布時間:2017-11-25 23:45:48 | 本章字數:2142



本來跟著楊將軍的那名老將軍,一看情形不對,連忙不動聲色的轉身假裝往別處攻去。

那楊將軍氣勢洶洶的持刀沖過來,見面前三條火龍等著自己,突然有些沒了底氣,停下腳步回頭一看,自己身后竟然空無一人,只能是心中暗罵,但臉上還是不服氣的硬著頭皮喊道:

“你們……是什么人,為何作對于魔君?”

魯一關坐在紅色火龍背身,看著那楊將軍,咧嘴一笑,猛的一拍龍頸,直接沖了過去,喊道:

“費什么話,先給你暖和暖和,哈哈哈哈!”

身后的兩人連忙不甘落后的驅使火龍沖刺,喊道:

“曹!大哥,你又不等我!”

“就是!”

……

說話間,三條火龍已經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那魔君親衛楊將軍,縱然是經歷豐富,見識不凡,但親自面對三條能吐火的紅龍,也還是心中打顫,慌亂不已。

三條火龍根本不給面子,沖過去后,見面就是三股巨大灼熱的火焰,全都對準那楊建軍。

轉瞬間,那楊將軍已經被三條火龍給團團圍住。

面對三股巨大火焰,楊將軍慌張的揮舞了幾下手中長刀,但這火焰并不是實物,長刀不僅擋不住,還把它的袖口給燒著。

它連忙快速的閃身躲開火焰,同時拍打自己的袖口,但這火焰跟普通的火還不一樣,單純的拍打根本沒有效果,只能喚出自己身上的修為氣息才能撲滅,等楊將軍好不容易拍滅袖口的火焰后,自己本來如枯骨般的胳膊,已經被燒成漆黑一片。

它咬牙切齒,氣的憤怒的提起長刀,準備奮力一波。

還沒等它發動攻擊,就感覺自己后背傳來一股巨大的燒灼感……不知什么時候,那泡泡龍已經繞道了它的身后,火焰瞬間燒來,還大笑著喊道:

“燒烤屁股咯!嘿嘿……”

那楊將軍避之不及,屁股連帶后背,再次被火焰燒燃。

它趕緊轉身拍打,手中的長刀都在慌亂中丟掉了,狼狽至極。

而正面的另外兩條龍,早就做好了準備,同時驅使火龍,瞬間兩股巨大的火焰燒向那楊將軍。

只聽到它不停的在空中掙扎,慘叫連連,手無足措的四處亂拍,而三條龍呈三個方向,全都噴出了火焰,對準這楊將軍一頓燒烤。

這楊將軍想跳下大海都沒有機會,就在半空中被活活的燒死,最后連尸骨都未留下。

剛剛轉變方向的那名老將軍也偷偷的看到了這一幕,心中估計在想,幸虧自己機智逃走……

……

此刻,三條龍再次轉身從海面上滑翔飛過,所到之處,無不是大火燃燒,整個戰場已然變成了一片火海,導致本來準備攻往烏托城的敵軍,都開始暫緩往后撤退。

其它高手們也都打的正歡,特別是三名掌門人,都不是普通的高手,實力強勁,即使面對衛羽使者,慕籬,灰袍人這種級別,竟也能抵抗很久,暫時打的勢均力敵。

我四處觀察了一圈后,把目標鎖定在了那兩個御劍偷襲的茅山老道身上。

其中一名老道已經被老乞丐頂上,麥林因為遇到了其它的高手,所以導致另外一名茅山老道暫時沒有人管,正躲在一邊偷偷的控制自己的飛劍,又準備偷襲。

我彎嘴一笑,快速的把紅色披風拿了出來。

紅色披風對實力的要求十分高,如果別人實力比你強,那么你用這披風就屬于是掩耳盜鈴,氣息被別人感受的清清楚楚。

但現在不一樣了,我實力提升了一大截,面對這個茅山老道應該沒有問題。

隨著我喚出靈力,紅色披風瞬間把我隱身起來,我開始沿著極速的往前沖去。

往那茅山老道趕去時,就已經能體現這隱身披風的弊端了。

實力比我弱的,根本就發現不了我,但是稍微比我強的,或者相差不多的這些高手,很快就感到我的氣息,第一時間就向我看來,但見我不是找他們,再加上自己手頭還有對手,所有暫時沒人阻攔我。

很快,我已經悄無聲息的繞到了這茅山老道的背后,差不多二十幾米的距離。

這茅山老道還在不停的比劃,控制著自己魚群般的小木劍偷襲。

我直接喚出了吸靈刀,盯著這老道的后背,開始猛然加速。

二十多米的距離,我差不多只用了兩秒鐘的時間,轉瞬間就已經沖到了他的后背,我仰手就準備刺下去。

沒成想,這茅山老道的警覺性,比我想象中要高的多。

在我刺下去的瞬間,他就已經快速的轉身,從袖口滑出一把短刃揚起胳膊。

而我的吸靈刀已經刺下,雖然他勉強側身躲了躲,但吸靈刀還是刺進了他的肩膀,一股靈力瞬間開始如洪水般向我體內涌進。

但這茅山老道并沒有失去抵抗性,瞬間就明白了我手中吸靈刀的意義,他眉頭緊皺,身子往下一蹲,直接強行拔出了吸靈刀,鮮血沿著他的道袍流下,這老道猛的揮動短刃往我脖子劃來。

我趕緊往后一仰,躲開他的一刀后,再次趁勝追擊,仰刀就刺。

茅山老道因為胳膊被我刺中,身體靈活性肯定已經不如我,擋掉我兩招后,開始往后撤退,同時他的那群小木劍,也悄無聲息的向我飛來。

我早有防備,喚出青光斷劍迎面一檔,小木劍發出“叮鈴鐺鐺”的脆響聲,全都被我擋下。

這老道狡猾,連自己的武器都懶得拿了,只顧逃命,我看準他的后背,揚起手臂,直接把吸靈刀當做飛刀用,狠狠的扔了過去,同時自己也提著斷劍沖刺。

幾乎人和刀同時追到,那老道只能擋住我的斷劍,卻無法阻攔吸靈刀的刺入。

我一把握住吸靈刀,趕緊趁機吸取靈力,大股精純的靈力再次涌入我的體內,結果還沒到兩秒鐘,這老道竟然直接抬起短刃刺進了自己的脖子。

而吸靈刀進入的靈力也戛然而止……

我嘆了口氣,這老道寧愿死,也不想讓我白拿他靈力,也是無奈。

解決掉這老道后,我轉身往剛剛的位置走去,彎身撿起了茅山老道留下來的這些小木劍……




光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