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om0a"></acronym>
<acronym id="com0a"></acronym>
<rt id="com0a"></rt>
<rt id="com0a"><small id="com0a"></small></rt>
<acronym id="com0a"><center id="com0a"></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價格排行 >男人能駕馭的了有錢的女人嗎?

男人能駕馭的了有錢的女人嗎?

2021-09-19 09:39:34

八月初,盛夏時節,春江市就像被扣在一個巨大的蒸籠里,熱得人心頭發燙。

晚上八九點鐘,一扇半敞開的小窗前,一個身影正趴在距離窗臺咫尺之遙的樹梢上,透過微微敞開的簾布朝里瞄著。

簾布里面是一間浴室,此時,一個身材曼妙的女人正站在鏡子前面。

女人留著一頭長發,大波浪,染成了深褐色,柔軟地垂落在白皙的肩頭上,顯得異常的蓬松和柔軟。

一件印著碎花的白色吊帶短裙將女人完美的身材恰到好處地勾勒出來,透過鏡前燈的投射,還隱約可以看見深色的內衣輪廓。

短裙下方,兩條勻稱的長腿白嫩光滑,裙擺也堪堪遮住了翹挺的臀,讓人產生無限遐想。

梳了一會頭發,女人放下梳子,高高挽起長發,露出天鵝般柔美的脖子,隨即又撩起了短裙。

“脫,快脫!”

向天無比艱難地吞咽了一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里面慢慢顯露的身體,心里頭的那一點火苗隨著女人的動作迅速燃燒,瞬間變成熊熊大火。

與此同時,他的雙手卻在胸前做著很奇怪的動作。就像抱著一個圓球似的,兩只手慢慢轉動,掌心卻始終相對而立。

短裙慢慢提升,很快就越過了腰線,露出一個又圓又翹的臀和一截盈盈一握的腰。搭配在一起,就像一個葫蘆的形狀。白色的小內褲根本遮不住女人飽滿的臀,露出一大片羊脂玉般的白肉。

看著那幾乎完美的臀,向天覺得自己心里就像忽然潑灑進了一噸汽油,轟的一聲爆裂開來,烈焰熊熊燃燒,熾烈的高溫烤得他嘴唇干裂,遍體生焦,整個人幾乎快要燒成灰燼了,就連手上的動作也忽然停滯了片刻。

漆黑的夜色里,隱約可以看到他的掌心里冒出一點紅色的亮光。

就在這時,一陣風吹來,卷起了浴室窗前的布簾。

“啊……”女人一聲尖叫,掀起的短裙飛快落下,她順手抓起剛才那把梳子,轉身朝窗口砸了過來,“向天,你個混蛋,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向天怪叫一聲,飛快地沿著樹干向下滑落,敏捷得象一只靈猴。

“小王八蛋,有種你今天晚上別回來!”

隨著女人的一聲嬌叱,向天的身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

“向天,又被你小姨趕出來了?”

“哈哈哈,肯定是,我剛才好像聽到小許的聲音了?!?/p>

“向天,這么晚了你還去哪?要不到大爺家里對付一宿?”

小區廣場上許多老人在納涼,看見垂頭喪氣走過來的向天,都笑了起來。

向天嘿嘿一笑,道:“家里熱,我出來逛逛,呆會就回去了?!?/p>

說完,他也不再理他們,朝前面跑去,身后傳來一片大笑。

向天今年十九歲,春江市大學的學生,從小父母雙亡,跟小姨相依為命。

小姨比他大八歲,名叫許凌薇,不僅容貌俏麗,更有一副性感好身材,追求者無數。她跟向天的媽媽在同一個孤兒院長大,兩人姐妹相稱,后來被向天的媽媽從孤兒院接了出來。

從那以后,她就和向天他們一家生活在了一起,向天也就多了一個小姨,雖然不是親的,但是比親的還親。

向天六歲那年,父母遭遇車禍雙雙亡故,當時年僅十四歲的許凌薇就挑起了家庭的擔子,一直照顧向天到如今。

“嘿,還是這樣練來得快!”向天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感受了一下體內明顯增強不少的氣感,笑得眉飛色舞。

前幾個月,他在舊書攤上買到一本線裝古書,那書上講了一個修煉法門,名叫陰陽訣,據說威力奇大,若能練成,摘星捉月都不在話下。

他一時好奇,按著書上的方法練了幾天,結果什么都沒練出來。

正準備放棄的時候,他半夜起來上廁所,無意間撞見小姨在洗手間里面洗澡。長這么大,他還是第一次瞅見女人白花花的身體,雖然那是最親的小姨,但是年輕氣盛的他當場就一柱擎天了。

匆匆逃回屋里,他腦子里仍然不停出現小姨那豐腴美艷的身體,想著那翹挺的豐乳和肥美的臀瓣,渾身氣血浮動,久久無法入眠。

為了驅散腦子里的邪念,他盤腿坐在床上,開始練習陰陽訣。哪知道剛剛開始,小腹下忽然就冒出了一絲熱氣,他甚至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隨著他的修煉,那一絲熱氣就在他的小腹處不斷壯大和盤桓。

后來才知道,這個陰陽訣最特殊的地方,就是要在氣血翻騰,對異性渴望最強烈的時候修煉,每次練完之后也要和異性多多接觸,把體內多余陽氣排除,吸取適量的女性陰氣,以達到陰陽調和的效果,這才是陰陽訣的根本要義。

如果條件允許,和異性合體雙修則是最好的法子。

明白這一點后,他偷偷在電腦上下載了大量的島國愛情片,每天晚上對著電腦不停修煉,結果不到一個星期,就被小姨給逮住了。

電腦被暴怒的小姨直接扔到樓下,橫尸街頭,他也挨了一頓飽揍。

可是他已經迷上了修煉,根本停不下來,一個偶然的機會讓他發現爬到外面的樹上可以偷看小姨洗澡,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現在回去肯定又得挨罵,算了,去小彤家好了,等明天小姨氣消了再回去?!?/p>

打定了主意后,他跑到一棟樓底下,對著三樓亮著燈的窗口喊了起來:“小彤,小彤?!?/p>

“別喊了,上來?!币粋€身著警服的男青年從窗口探出頭來,板著臉看著向天。在他身邊,一個可愛的小女孩也一臉欣喜地望著向天。

“大軍哥,你也在家!”向天高興地喊了一聲,這才注意到樓下停著一輛警車,然后一溜煙跑上了樓。

謝大軍是紫薇路派出所的副所長,轄區就在小區附近,向天前兩天聽謝欣彤說最近出了大案,謝大軍忙得腳打頭,已經好幾天沒回家了。

給向天開門的謝欣彤。這丫頭是謝大軍的妹妹,今年十七歲,讀高三,長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象一顆水靈靈的小白菜。

“向天哥,你來啦!”謝欣彤看見向天也很開心,有些害羞地看著他。

“小彤,你今天真漂亮?!毕蛱煨Σ[瞇的抓住謝欣彤的嫩白小手,拉著她朝屋里走去。一邊走,一股暖暖的陽氣就從手心里自然而然地傳到了謝欣彤身體里。

從很小開始,謝欣彤就是跟在向天后頭的小鼻涕蟲,這幾年長成了大姑娘,還是對他很親昵。向天也挺喜歡這丫頭,用他的話說,這么乖巧、懂事、聽話的丫頭,還讓干啥就干啥,不喜歡的那就是傻瓜。

前些日子他正發愁體內陽氣越積越多,鼻血老是流個不停,看見漂亮的謝欣彤后靈機一動,借著補習的由頭,牽著她的手跟她試了一次陰陽相濟,沒想到真成了,所以這些天向天幾乎天天都來找她。

“喂喂喂,你的手怎么回事?”謝大軍指著他倆的手,板著臉嚷了起來。

“嘿嘿,哥哥牽妹妹的手,還能咋地。大軍哥,你想多了?!毕蛱熘乐x大軍在開玩笑,沒跟他多廢話,準備拉著小丫頭進她屋里去,眼角余光忽然瞥見屋里還有一個人。

只見一個女孩,準確說,是一個很漂亮的女警察俏生生地立在一角。

齊耳短發,瓜子臉,柳葉眉,漆黑明亮的大眼晴顧盼有神。上身穿著一件淺藍色襯衣警服,下身是一條筆挺的黑色長褲,襯衣下擺扎在褲子里,顯得腰肢纖細。鼓鼓囊囊的胸口上有一塊名牌,上面寫著她的名字,張昕。

謝大軍在追求許凌薇,向天是清楚的,可是這謝大軍忽然帶了一個這么漂亮的女警察回家干什么?以前也沒聽說他們所里有這么漂亮的女警察??!

“哇,大軍哥,你交女朋友啦!”向天故意大喊道,“警察姐姐,你真漂亮!”

“別瞎說?!毕蛱斓囊痪湓挵阎x大軍鬧了個大紅臉,虎著臉道:“這是我們所里新來的同事,你小子別亂說?!?/p>

“我知道,我待會回去就跟小姨說你們所里新來了個女警官,長得很漂亮,還帶回家了?!毕蛱煲贿呎f,一邊瞅著那女警察,乖乖,真漂亮,那胸脯鼓得,標準的制服誘惑啊,要是能對著她練功,肯定事半功倍。

“去去去,到屋里去。你不是要跟小彤補習嗎,快進去?!蹦莻€名叫張昕的女警官掩嘴輕笑,謝大軍有些掛不住面子,把他倆往屋里趕,還湊到向天耳邊道:“你小子回去別亂說,小心我收拾你?!?/p>

向天嘿嘿一笑,心想謝大軍這家伙難道還想腳踏兩只船?進了屋里后,他馬上貼在門后聽外面的動靜。

謝欣彤捂著嘴笑,他趕緊把手指放在嘴上噓了一聲,聽了一會,皺著眉道:“真不是談朋友,那領回家干嘛?”

其實他倒希望謝大軍跟這個女警察是談戀愛,那樣的話,小姨又少了一個追求者。

在房間里關了門,謝欣彤就沒剛才那么害羞了,她把向天的一只胳膊抱在懷里,膩聲道:“向天哥,我知道那個警察姐姐來干嘛的?!?/p>

向天在她粉嫩的小臉蛋輕輕揪了一下:“知道還不快說?!毙睦锇档肋@丫頭的臉可是越來越滑了,看來陰陽相濟果然對她有好處。

謝欣彤十七歲了,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跟向天可以說是青梅竹馬,最近向天又總是對她動手動腳,還輸送了不少陽氣到她身體里,把小姑娘的心思撩撥得亂紛紛的。

當下,她柔弱的小身體幾乎全都貼進了向天懷里,靠在他肩頭嬌聲道:“我哥他們要出任務,聽說最近出現了一個色狼,他們準備去抓色狼?!?/p>

“抓色狼?就他們兩個?”向天有些不相信,他是知道一些謝大軍他們所的情況的,真要是出任務怎么也不可能只有兩個人啊。

“還有其他人吧,那個警察姐姐是到我們家換衣服的,好像是讓那個警察姐姐假扮……假扮那種女人,引誘色狼出來?!?/p>

謝欣彤因為害羞,說得挺模糊。向天前后一聯系,忽然明白了,敢情是讓那個女警察扮成失足婦女,去釣出色狼,嘿嘿,有點意思。

眼珠子一轉,他嘴角咧起,花了好一番甜言蜜語把癡纏的謝欣彤哄去寫作業,悄悄打開房門,從門縫里朝外看去。

俗話說“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敝豢戳艘谎?,向天就覺得自己的心臟忽然要爆掉了似的。

“太美了!”他情不自禁說道。

只見那個名叫張昕的女警察早已經換掉了剛才的警察制服,正穿著一件酒紅色的緊身短裙,露出后背上大片雪白肌膚,兩條修長的玉腿也暴露在空氣中,光滑緊致,泛著一層肉色的熒光。

她現在穿著的這一件性感貼身的短裙幾乎完美的勾勒出了她的身體曲線,然而就在剛才,她還穿著一身合體的警服,從制服誘惑到OL風情的巨大轉變,驚得向天目瞪口呆。

她并不算高,大概一米六五左右,但是身材太好了,蜂腰圓臀不用多說,胸前那一對傲嬌的胸器絕對是極品貨色,在薄紗似的短裙下面似乎還在輕輕顫動,向天死死地盯著那里,呼吸陡然變得粗重起來。

謝大軍對著手機講了一會,然后收拾東西,和張昕一起走出了屋子,向天趕緊拉開門追了了上去。

“等等我,等等我,大軍哥,帶上我?!?/p>

謝大軍皺起了眉頭:“別瞎鬧,我們是去執行任務?!?/p>

“我只是去看看,保證不給你們添亂?!毕蛱煨χ笾x大軍。

“胡鬧!今天晚上的任務很危險,你不能去?!?/p>

任憑他千求萬求,謝大軍就是不肯答應,很快就開著警車跟那個名叫張昕的女警察走了。

“哼,不就是擔心我拖累你們嗎,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帶我,我自己去!”等他們上了車,向天馬上攔了輛的士,遠遠地跟在后面。

半個小時后,謝大軍開著警車來到芳草路,那個名叫張昕的女警察先下了車,然后謝大軍獨自開著警車鉆進了一墻之隔的小區里。

沒多久,謝大軍走出小區,跟張昕示意了下,表示行動開始。

向天也下了車,跟在他們后面。他練了那個名叫陰陽訣的法門后,無論體力,還是聽覺視力都有明顯改善,甚至多了一種冥冥中不可察的感覺。

比如現在,他眼睛一轉,就發現路上有三四個人若即若離地跟在張昕身后,看來應該也是喬裝打扮的警察。加上謝大軍,埋伏在附近的警察一共有五六個個人,對付一個色狼肯定是沒多大問題的。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在他們身后不遠處就是春江市最有名的墮落一條街,燈紅酒綠,霓虹閃爍。

張昕踩著一字步慢慢地走在路上,扭腰擺臀,魅力四射,引來許多人上前搭訕,看起來真把她當成了站街的失足婦女。

很快就接近午夜時分,尾隨的警察紛紛隱藏起來,街上只剩下張昕一個人。

向天也在暗處躲了起來,心情有些莫名的激動。他這是第一次看見警察設下埋伏抓捕罪犯,沒想到比電視里演的還要緊張刺激。

“那倒霉鬼怎么還不來?”警察不急,他倒是先急上了。

也許是他的念叨起了作用,接近零點的時候,一輛藍色嘉陵摩托車慢慢靠近了張昕。車還沒停穩,戴著頭盔的男子忽然一把拽住張昕,往他的車上猛拉。

好家伙,真的來了。向天頓時來了精神,緊張地觀察著,眼睛一眨不眨,就跟看警匪片似的。

張昕似乎早有防備,很快掙脫了出來,并與歹徒展開搏斗。讓向天有些意外的是,這個看起來嬌滴滴的女警察竟然身手了得,顯然是練過的。只見她踩著高跟鞋,一雙白花花的長腿上下翻飛,看得向天心馳神搖。

謝大軍已經從角落里沖了出來,其他幾名喬裝打扮的警察也都一起圍了過去。向天也有一股沖動,想要沖上去,但是想想謝大軍那臭脾氣,他硬生生地忍住了沒動。

就在這時,現場情況忽然發生了變化。只見那歹徒回頭看了一眼謝大軍他們,忽然賣了個破綻,張昕中計,被那家伙一掌砍中了脖子,當場暈倒,然后那人也不跑,一動不動地呆在那里。

就在向天覺得奇怪的時候,那人忽然擺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

只見他一手朝天,一手朝地,雙腿微曲,兩只手沿著順時針方向畫起了大圈,兩只腳交換抬起,模樣說不出來的怪異,有點像是電視劇里那些巫師跳大神的動作。

“他這是在干嘛……跳大神?”

看著他的動作,向天忍俊不禁,笑著肚子都疼了,手上也跟著比劃了一下。

忽然,一直盤桓在他小腹處那一絲氣忽然跳動了一下,緊接著,那一絲氣緩慢地朝著上腹部流動起來。

一旦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氣又落回小腹下,反復幾次,都是如此。

“這是……”向天大吃一驚,他這些天嘗試了無數辦法都沒能驅動這一絲氣,想不到這貌似跳大神的動作竟然有這個功效。

“難道這個動作能影響到這一絲氣?”向天大喜過望,繼續跳了起來。

于是,就在謝大軍和幾個警察一起圍攻那個家伙時,向天悄悄在角落里跳起了大神。

一試之下,果然有效,他清楚地感覺到了小腹下的那一絲熱氣不斷升騰,途經腹部然后又流向四肢。跳到最后,只覺得全身鼓脹,仿佛充滿了力量。

真是意外收獲啊,向天簡直高興極了,恨不得放聲大笑才好。

“哎喲!”

忽然傳來一聲慘叫,向天抬頭一看,只見謝大軍捂著胸口倒在了地上,在他身邊,已經倒滿了警察。

向天看得瞠目結舌,沒想到戴著頭盔的那個家伙這么厲害,竟然一個人放倒了所有警察。只見那人忽然拉起那個女警察,扛在肩上就往摩托車走去,氣定神閑,似乎一點也不慌張。

“完了,那個女警察危險了!”向天忽然意識到。

情況緊急,他來不及多想,趕緊沖了出去,順手還撿了塊磚頭。

“把人給我放下!”快步沖到跟前,他大吼一聲,揮舞著磚頭砸了過去。

砰!那人也不躲閃,抬手一拳砸在磚頭上,磚頭頓時被砸成碎快,飛濺得到處都是。

向天的手被震得酸麻無比,感覺虎口都快裂開了。他也嚇了一跳,一時間有些茫然無措。

他忽然想起面前這家伙可是剛剛一個人挑翻了所有警察的猛男級人物,更可怕的是,這家伙很可能就是最近奸殺了好幾個女孩的嫌疑犯。

尼瑪,!

剛才一躍而起的膽氣好像忽然消失了,向天心里直打鼓。

就在他心里冒出一絲怯意,猶豫著往后退了一步時,頭盔男的嘴角則露出一抹輕蔑的冷笑。

“草!”

向天看著那抹冷笑,心里忽然騰起一股怒火。麻痹的,你敢瞧不起老子,老子跟你拼了,大不了這條命就丟這里了。

繼續閱讀請點擊【閱讀原文】

光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