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om0a"></acronym>
<acronym id="com0a"></acronym>
<rt id="com0a"></rt>
<rt id="com0a"><small id="com0a"></small></rt>
<acronym id="com0a"><center id="com0a"></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近期新聞 >《紅樓夢》:過年是賈母最快樂的事

《紅樓夢》:過年是賈母最快樂的事

2021-09-19 14:43:22



《紅樓夢》里過年,集中在第五十三、四回,這兩回的主角是賈母,幾乎全是圍繞著她的起居行程寫。曹雪芹就像一個全天候跟拍記者,老太太去哪兒,他就跟到哪兒。


賈母是春節期間府里多臺晚會的總導演,指揮統籌著賈府所有的綜藝節目;副導演是王夫人,能力一般但夠資深,給她掛個虛名兒;執行導演是鳳姐兒,鞍前馬后精明能干,深得總導演的歡心。


賈母手握節目生殺大權,不滿意了可以現場改節目單。比如元宵節戲曲節目,原本都是要笙笛管蕭齊鳴的套路,她卻說“鬧得我頭疼,咱們清淡些好”。


她讓主唱芳官唱《尋夢》,卻“只提琴至管蕭合”,“笙笛一概不用”領盒飯回家。讓葵官唱《惠明下書》,連化妝都省了,只聽嗓音和咬字。從觀眾鴉雀無聲聽到入迷的現場反應來看,這個創新還是很成功的。



但另一些就沒那么好運了,比如語言類節目《鳳求鸞》,因為本子不接地氣、三觀不正被她斃了。不但斃,還封殺:“我們從不許說這些書,丫頭們也不懂這些話?!?/p>


當然像擊鼓傳花、煙火秀、打蓮花落這些群眾喜聞樂見的傳統節目,她也會原封保留。特別是元宵節煙火,真是神來之筆。


本來大家意興闌珊地都說要散了,賈母提議把炮仗抬出來放一放解酒,一下子把氣氛推到了最高潮,接著大家意猶未盡又來了一輪狂歡。


在傳承的基礎上改進,去蕪存菁,健康發展。設想賈府里過年,假如沒有了賈母,年味至少要損一半兒。有這個老太太在,年才過得熱鬧有趣又不失格調。只篩選出好節目還不夠,絕不能讓舞美燈光掉鏈子。


家里到處張燈結彩,鑼鼓喧天,夜晚燈火通明,通宵達旦狂歡。



除夕之夜祭完祖,賈母領著眾人去尤氏上房看茶。因為祠堂就設在寧府,大過節的,既然來都來了,尤氏又盛情招待,沒有不給人面子不去的道理。


尤氏房內的布置,在視覺上相當有沖擊力。她以紅色為主打基調,渲染出了喜慶的節日氣氛:襲地鋪滿紅氈,炕上鋪新猩紅氈,設著大紅的彩繡云龍捧壽的靠背引枕,當地放著象鼻三足鰍沿鎏金琺瑯大火盆,里面燃著紅彤彤的火。


所以有時候看春晚,特別容易恍惚,以為舞美是花重金請尤氏穿越過來張羅的。


尤氏還特別鐘情于皮草裝飾。


黑狐皮的袱子,白狐皮的褥子,請賈母上去坐著。


兩邊又鋪了皮褥子,是賈母一輩的妯娌坐了。


另一邊的小炕上是邢夫人等坐了,也是皮褥子伺候。


地下相對十二張雕漆椅,是給姊妹們坐的。絕就絕在這十二張椅子上,也都是一色灰鼠椅搭小褥。


畫風挺辣眼睛。紅通通的房間里,賈母居中,其他人各就各位,每人屁股下面墊塊皮草,爐火旺旺,大家歡聚一堂,共祝愿賈府好。特別是賈母:白狐皮的褥子猩紅的氈,上面坐著個老太太。



對這個分會場的布置,賈母本人滿意不滿意?老人家沒明說,只是“與老妯娌閑話了兩三句,便命看轎”,分明是一分鐘都不想多呆。


尤氏笑著挽留:“已經預備下老太太的晚飯。每年都不肯賞些體面用過晚飯過去,果然我們就不及鳳丫頭不成?”殷勤客氣里帶著點抱怨不甘,更是明知省事也要得了便宜賣乖。


鳳姐兒攙著賈母,笑著應對:“老祖宗快走,咱們家去吃飯,別理他?!?/p>


賈母也笑:“你這里供著祖宗,忙得跟什么似的,哪里擱得住我鬧。況且每年我不吃,你們也要送去的。不如還送了去,我吃不了留著明兒再吃,豈不多吃些?!?/p>


老祖宗能把場面話說得這么滴水不漏,也算是給足了尤氏面子,大家心知肚明,于是一起哈哈笑。笑聲中,賈母堅決地出門,上轎,迤邐而去


所有的老年人都怕三樣東西:怕死,怕冷,怕寂寞。


所以只有他們會格外熱愛過年,于他們而言,過年是又一次涉險過關的僥幸,更是和這世界拉近距離的契機,讓他們可以名正言順地把孩子們聚攏在身邊,可以沾一點他們的溫暖和能量,可以巧妙而正大光明對他們說出:我想要你們所有人都陪著我,親香暖和,相偎相依——


《紅樓夢》之美

我暗想 天堂就是圖書館的模樣

?@文學 美學



光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