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om0a"></acronym>
<acronym id="com0a"></acronym>
<rt id="com0a"></rt>
<rt id="com0a"><small id="com0a"></small></rt>
<acronym id="com0a"><center id="com0a"></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協會故事 >扶搖第1-4集劇情介紹

扶搖第1-4集劇情介紹

2021-09-19 11:03:43

第1集:太淵王國一夜生變,扶搖愛慕燕驚塵

五洲大陸以天權皇城統領太淵,天煞,璇璣,與宗學圣地穹蒼隔扶風海相望,三國國泰民安,但千百年前,,令五洲生靈涂炭。穹蒼長老長青子用玄靈真葉扭轉了戰局,然而,帝非天卻未就此消失,他的一絲殘血凝結為五色石。如今,帝非天再次蠢蠢欲動,喚醒他的將是一位擁有五色石的少女。穹蒼境內,一長者授命于一弟子,這名弟子是玄靈真葉的天選之人,唯有他才能顛倒乾坤,他讓弟子務必找到擁有五色石的少女,否則五洲將會因她而再度萬劫不復。

玄元山上,一位身姿颯爽,長相清秀的少女雙目遮布,立于白雪皚皚之中,她便是玄幽部的雜役扶搖。須臾,布帶隨微風飄走,扶搖手持長劍,目光緊鎖定在玄元的徽標上,得玄元徽標者,得過此關。扶搖迎風直上,與前方鎮守徽標的士軍交手,只見扶搖身姿矯健,以手中一柄長劍就迅速擊敗了眼前的兩人??删驮诜鰮u即將觸碰到族徽之時,她卻遭到了另一方的襲擊,掉落到一房間之中。扶搖自幼投于太淵玄元劍派門下,但其資質愚鈍所以處處受到排擠,也沒有學到任何有用的功夫,后來被調到了玄元派的最低等部門玄幽部,成為了奴役,她負責打掃玄元派大師兄燕驚塵的房子,燕驚塵喜歡扶搖,對她關愛有加,只要有機會便偷偷教授扶搖一些功夫,扶搖對燕驚塵既崇拜又愛慕。為了改變自己最低等的身份,扶搖此番正是想要私闖五行密室偷學功夫。

扶搖劇情:扶搖私闖五行密室偷學功夫

房間內,兩位穿著白衫的妙齡女子緩緩向扶搖走來,她們分別是玄元派的弟子裴瑗及婢女阿烈。阿烈自恃身份比扶搖高一等,她出聲訓斥著扶搖對裴瑗無禮一事。裴瑗向來不滿大師兄燕驚塵對扶搖的特別關照,如今一撞到扶搖違抗門規,私闖五行密室修行一事,她想將扶搖送到掌門處認罪。孰料,扶搖腦子機靈,她迅速起身,利用手中的繩索,身手了得地從窗戶外的萬丈懸崖脫身下山。


玄元派以衣色劃分等級,扶搖所在的玄幽部皆身穿黑袍,乃是玄元山上最低級的地方,沒有資格參加祭祀大典。玄幽部的周叔帶領著一孩童熟悉四周環境,他意外發覺扶搖的身影消失無蹤,慌忙四處尋找。與此同時,扶搖獨自一人攀爬上懸崖,她跟同為奴役的小七會合,從小七身上拿到了一套青袍,二人換上青袍冒充正門弟子,觀看起了祭祀典禮。祭祀臺上站滿了門中弟子,掌門燕烈位于中間,他對門中弟子一番激勵叮嚀后便提起了畋斗賽之事。畋斗賽乃是玄元習俗,八年一次,門中成年弟子皆可報名參賽,不論出身不論才能,勝者便可成為英雄,帶著玄元派的榮耀報效太淵國。山腳下,一溫潤如玉,衣袂飄飄的白衫男子從遠處走來,扶搖一見到男子臉色欣喜,他正是玄元掌門之子、玄元派的大師兄燕驚塵。這時,裴瑗跟阿烈也姍姍來到,裴瑗提起扶搖私闖密室一事,想要將她押到掌門面前認罪。燕驚塵不動聲色地為扶搖開脫,讓扶搖離開,并攔下了想追去扶搖而去的裴瑗。今日乃是玄元派的祭祀大典,燕驚塵轉移了裴瑗的注意力,邀請她一同跟自己去參加,裴瑗愛慕燕驚塵已久,欣然答應。二人的對話被尚未走遠的扶搖聽得,扶搖眸光一亮,也決定去觀看祭祀大典。

扶搖第1集:扶搖與小七偷偷參加祭祀大典

扶搖正在報怨玄幽部之人沒有資格參加畋斗賽時,周叔的身影忽然出現,他將扶搖跟小七一同帶離了祭祀現場,并對二人一番斥責。扶搖機靈鬼怪,周叔對她又愛又恨,幾棍打在扶搖的身上后,周叔還是將扶搖最喜歡的差事交給出了她,讓她下山取酒。另一邊,燕驚塵跟父親燕烈提起了此番外出的收獲,太淵的世子想要重用他。燕烈一臉凝重,他將昆京生變的消息告訴了燕驚塵。

太淵昆京,太淵國國王軒轅韌已病入膏肓,他在床上囑咐著世子軒轅齋要盡快除掉國公齊震。齊震覬覦王位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他若不除,軒轅王脈不保,他們必須要軒草除根。這番話被施下秘術的國公齊震聽到,齊震一怒之下,決定于今夜奪取太淵,殺盡軒轅王族。昆京皇宮一夜之間血流之河,世子軒轅齋死于齊震刀下,齊震不愿背負弒君之名,他留著軒轅韌一命,想讓他親眼看著自己登上王位。


扶搖下車取酒,卻在途中意外撞到了踉蹌逃亡的泉都宗子軒轅旻。軒轅旻自報身份,懇求扶搖救他一命。扶搖將他藏在馬車上,卻不想裴瑗為捉弄扶搖,早在半路上設下獵網。扶搖馬車失控,被困于獵網中,而軒轅旻也行蹤暴露,被齊震的手下帶走。軒轅旻被帶到一偏僻小屋中,齊震義子云痕做事狠辣,他下令讓人殺了軒轅旻。就在軒轅旻氣息將斷絕之時,齊震的親信這才傳來齊震的命令,他要求云痕留下活口。玄元派,燕烈跟燕驚塵分析起朝中局勢,齊震權勢心過重,他與軒轅必有一戰。一旦軒轅族被滅,朝代更替,太淵的秩序將會重建。燕驚塵跟軒轅齋交好,他不想袖手旁觀,可燕烈卻稱他們玄元派處江湖之遠,不涉廟堂之爭,坐觀其果才是正確之道。他提起即將到來的畋斗賽,出聲囑咐著燕驚塵要好好準備比賽,務必在比賽中拔得頭籌。


燕驚塵以一襲白袍立于高崖之上,裴瑗前來見燕驚塵,向他表明著自己的意愛,她想為燕驚塵留在玄元山上,助他名揚天下。燕驚塵心思不在裴瑗身上,他婉拒裴瑗之后,聽到不遠處扶搖的呼救聲,慌忙下山查看。燕驚塵救下扶搖,他看到扶搖手上的血跡,溫柔為她包扎傷口,扶搖臉上一片小女兒嬌羞欣喜。燕驚塵知曉扶搖所受過的委屈跟欺負,也知道扶搖性子的要強,他向扶搖承諾,等他當上了掌門,他一定會讓扶搖脫去奴仆身份,風風光光站在玄元山上,扶搖聽后心中溫暖,對燕驚塵的愛慕之意加深了幾分。二人的對話被暗處的裴瑗聽得,裴瑗氣憤離開。

扶搖第1集:燕驚塵扶搖情意繾綣

玄元山響起鐘聲,云痕強行闖山驚動了掌門燕烈,他帶來奄奄一息的軒轅旻,要求玄元山立即命人醫治。除此之外,齊震也帶著大批人馬趕來,對軒轅旻極為看重。恰逢采藥時節,醫圣宗越位于玄元山內,他以高超的醫術救下了軒轅旻,之后便淡然離開。見軒轅旻無礙,燕烈這才放下心來離開房間,他跟燕驚塵談及此事,篤定地認為齊震會出現在這里,必定是朝中格局有變,且這次齊震的到來對燕驚塵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他們必須要好好把握住。

軒轅旻醒來,齊震以一杯茶水便試出了軒轅旻的御水之術。御水之術乃是軒轅家族獨有,齊震證實了軒轅旻的身份后,他跟云痕一齊跪地,稱先帝下詔冊封軒轅旻為世子,他將是日后的帝王,軒轅旻聽后意外呆愣。


第2集:扶搖初識長孫無極,燕驚塵裴瑗聯姻

齊震不費吹灰之力就成功勸服軒轅旻接受世子之位,等待時機回京繼承王位。二人離開房間后,云痕將京都的情況告知齊震,京中所有兵馬都按兵不動,軒轅韌雖昏睡過去,但定能活到世子登基之日,只是他無法理解齊震的做法。齊震將五洲初定下的規矩告訴云痕,若是他殺了軒轅韌,王位孤懸,那太淵王權就會重歸天權國所有,成為一片澤國,王族盡,王國盡。隨后,齊震提起了軒轅旻,雖然云痕已經將軒轅旻的身份背景調查清楚,軒轅旻乃是一個不折不后的草包敗家子,可他還是無法單憑御水之術就徹底相信眼前的軒轅旻。御水之術雖是軒轅一族與生俱來的能力,可簡單的御水之術稍練些穹蒼之術也可施法。眼下,軒轅血脈將盡,齊震雖有疑心,可也只能將這個軒轅旻留在世子之位。除此外,齊震還讓云痕派人去打探另一手下非煙那邊的消息,稱在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前,眼前的這個軒轅旻絕對不可以進昆京繼位。

扶搖被罰洗衣,小七匆忙趕來稱小白性命垂危。小白是玄幽部的一頭豬,扶搖對它格外上心。為此,扶搖決定勇闖禁崖,摘來百芝蘭救小白。禁崖地勢偏僻,扶搖順著樹藤往上爬,就在她即將摘到百芝蘭之時,軒轅旻的身影卻突然出現,他搶在扶搖之前奪過百芝蘭。扶搖并不認得眼前這個軒轅旻,她在泥潭中與軒轅旻交起手來,可她遠遠不是軒轅旻的對手。就在軒轅旻奚落扶搖功法之時,扶搖卻靈機一變,脫身上岸,獨留下被樹藤困住的軒轅旻在泥潭里。軒轅旻掙脫不得,只好跟扶搖達成交易,他愿意交出百芝蘭,條件是扶搖要救他上岸。須臾,軒轅旻得救,可扶搖卻不慎掉落泥潭,扶搖懇請軒轅旻能夠交出百芝蘭,可軒轅旻卻一走了之,不愿在扶搖身上浪費太多時間。

扶搖劇情:長孫無極扶搖爭奪救命藥草百芝蘭

玄正部,燕烈語重心長地告訴燕驚云,畋斗賽事關玄云,屆時各路英雄,五洲顯貴皆會云集于此,他希望燕驚云能在比賽上拔得頭籌,大放光彩。同時,他提起了燕驚云的感情之事,他不希望燕驚云被兒女私情牽絆住,燕驚云稱自己知道其中利害,他也明白扶搖只不過是玄幽部的奴,他定會不負燕烈的希望,振興玄元派。之后,燕烈走出房間,他在渾天方鼎的面前意外遇到了齊震。渾天方鼎乃上古流傳之神物,唯有玄元派八年一度的畋斗賽才會祭出,燕烈邀請齊震留下觀看比賽,齊震一番衡量,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燕烈。扶搖分集劇情第2集電視貓。


扶搖出泥潭后,滿身狼狽地回了玄幽部,之后在周叔的訓斥后,她換上了新衣服前去為晚宴做準備。晚宴上,長孫無極故扮作碌碌無為、毫無見識之人,降低著齊震對他的疑心。燕驚塵跟裴瑗入席,裴瑗當場亮出自己跟齊震之間的關系,齊震是她的姑父,燕烈跟燕驚塵一臉的震驚意外之色,而齊震在見過儀表堂堂的燕驚塵之后,也有意將裴瑗許配給他。這時,扶搖跟其他婢女前來送酒,扶搖一眼就認出了跟她在泥潭中爭執的長孫無極,她想起先前路邊救下的長孫無極,當下便知道了眼前的長孫無極是假的。長孫無極生怕扶搖壞事,只好當眾讓扶搖出丑,以更衣為由帶走了扶搖。隨后,長孫無極支走了跟在他們身后的云痕,再將扶搖帶進房間,跟她攤牌。扶搖對玄元山的房間無比熟悉,她情急之下觸動機關,用乾坤鏈鎖住了長孫無極,可區區乾坤鏈根本困不住長孫無極,恰巧這時云痕過來,長孫無極只好跟扶搖演了出戲碼,打消了云痕的懷疑。扶搖分集劇情第2集電視貓。房間內,云痕提起昆京各路人馬蠢蠢欲動的野心,齊震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只有朝中亂,他們才能知道各路人馬真正的用心,屆時誰能用誰不能用都可以一一知曉。另一邊,軒轅旻帶著百芝蘭來找好友宗越,宗越助軒轅旻服下花中的丹藥,藥效即刻生效,軒轅旻的御水之術更上一層樓。原來,眼前的軒轅旻并非是真正的軒轅血脈,他是天權的無極太子,是未來統領五洲的儲君,他跟宗越相識多年,宗越一直在暗中幫助他。長孫無極此番的任務是兵不血刃,平定藩國動亂。雖然先前他用穹蒼之術化解了齊震對他的懷疑,可他也深知,齊震對他的疑心并不會降低,所以他這才冒險去采摘百芝蘭。

扶搖第2集:長孫無極身份被扶搖識破

玄幽部,周叔帶來長孫無極賞賜的一瓶靈丹妙藥,讓扶搖救下小白。這瓶靈丹妙藥乃是宗越苦心熬制的仙露,珍貴無比,宗越對長孫無極的大方小有不滿,也十分好奇能夠讓長孫無極特別對待的女子究竟是何模樣。之后,周叔將扶搖叫走,他想要給扶搖放假,讓扶搖下山游玩,扶搖后知后覺地從周叔口中得知燕驚云跟裴瑗要聯姻之事,她不肯相信燕驚云會負她。為此,她擅闖玄正部,卻沒有看到燕驚云。直到經過桃林之時,扶搖這才看到了燕驚云跟裴瑗一同漫步,裴瑗為燕驚云整理發絲一事。扶搖錯愣不已,而燕驚云則為了裴瑗背后的勢力,選擇眼睜睜地看著扶搖離開。

扶搖獨自一人跑到樹林,長孫無極跟在扶搖身后,他稱早上的事情他們二人必須有一個了結。扶搖誤以為長孫無極是想要殺自己,可未等長孫無極說話,他們意外遇上了一頭強壯無比的上古神獸呲鐵。長孫無極在情急之下拉著扶搖逃跑,他將扶搖送到安全區域之后,便獨自一人去引開呲鐵,可長孫無極并非是呲鐵的對手,他摔落在地上,無法動彈。正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扶搖在另一邊敲響木枝,引開了呲鐵的注意力。


第3集:裴瑗意欲除掉扶搖,扶搖陰差陽錯報名畋斗賽

扶搖為救長孫無極孤身引開呲鐵,正在呲鐵想要進攻扶搖之時,長孫無極突然現身,他勇往直前與呲鐵進行博斗,點中呲鐵的命門,讓呲鐵暈倒在地。長孫無極知道呲鐵是上古神獸的來歷,他斷定將會有人過來尋呲鐵,他們必須在此之前趕緊離開。長孫無極并不打算殺扶搖,只希望扶搖能夠保守住這個秘密。扶搖在離開之前告訴長孫無極,有時候面具帶久了,人就會忘記自己原本的身份??粗鰮u離開的背影,長孫無極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與此同時,玄元弟子發現呲鐵沖破牢籠跑下山的事情,燕烈立即命人下山,尋回呲鐵。

扶搖劇情:長孫無極制服上古神獸呲鐵

扶搖獨自一人在草地上想起她跟燕驚塵的一切過往。這時,燕驚塵現身,他告訴扶搖,他之所以娶裴瑗是不得不依賴她姑父在朝中的勢力,但他對扶搖的心意從未變過,他想帶著扶搖一起去昆京,娶扶搖為妾,讓她脫去奴仆身份,無憂無慮地生活。扶搖對燕驚塵的想法震驚不已,想也沒想就拒絕了燕驚塵。于她而言,喜歡是一心一意,是不能分享的。燕驚塵責怪扶搖不明事理,他稱婚事從來都不是兒女情長,在前途跟兒女情長之間,他別無選擇,只能娶裴瑗。聽到燕驚塵的決定后,扶搖忍住心中所有難過,與燕驚塵就此別過,轉身離開。與此同時,裴瑗沉浸在燕驚塵答應婚事的喜悅之中,婢女阿烈卻帶來扶搖跟燕驚塵私會的消息,二人慌忙趕過去查看,在不遠處聽到了燕驚塵跟扶搖的所有對話。裴瑗生性狠辣跋扈,她將所有的氣都撒在婢女阿烈身上,并對扶搖產生極大恨意,想要除掉扶搖。

夜晚,一黑衣人潛入扶搖房間,用鐵絲劃破了扶搖的指尖。第二日,渾天方鼎上的頁貼公布了報名參加畋斗賽的人選,眾弟子十分震驚玄幽部的扶搖也報名參賽。畋斗賽危險無比,凡是報名參賽者皆生死由命,玄幽部向來是沒有參賽資格。燕驚塵看到扶搖的名字后,不分青紅皂白地前來訓斥扶搖,扶搖一頭霧水稱自己并未報名,可投頁貼報名者需要刺本人指尖鮮血溶于素頁,才可在方鼎之中出現名字,扶搖指尖上有針眼的痕跡,燕驚塵責備扶搖胡鬧妄為,若是扶搖參加比賽,他勢必要分心保護扶搖。扶搖聽到燕驚塵嫌她是累贅之后,對燕驚塵十分失望,她明確地告訴燕驚塵,若是她真的參加比賽,她也絕對不會連累燕驚塵。扶搖分集劇情第3集電視貓。

扶搖第3集:燕驚塵誤會扶搖私自參加畋斗賽

扶搖以奴役的身份報名參加畋斗賽已是壞了玄元派的規矩,掌門燕烈有資格取消扶搖的比賽資格。裴瑗前來找掌門燕烈,她提起扶搖跟燕驚塵之間的情愫,想要借比賽除掉扶搖。她料定扶搖雖有一些三腳貓功夫,可以她的能力必定闖不過第一關,燕烈極為看重兩家的聯姻,二話不說便答應了裴瑗。這時,燕驚塵也趕來見燕烈,他懇請燕烈能取消扶搖的比賽資格,可燕烈卻明確地告訴燕驚塵,扶搖私自報名參賽已是壞了玄元的規矩,她就必須承擔起玄元的懲戒,參加這場兇險無比的比賽。燕烈希望燕驚塵謹記扶搖的低賤身份,她只不過是一個死不足惜的奴役而已,燕驚塵應當將重心放在齊震與他們的聯姻上,兩家聯姻,于燕驚塵、于齊震、于玄元派都是最好的選擇。

周叔得知扶搖報名畋斗賽一事后,他主動找扶搖喝酒。三杯烈酒下肚,周叔將自己為扶搖的安排打算道出,他想讓扶搖離開玄元山。扶搖深知自己走了會連累玄幽部所有人的性命,她堅決不肯走,現如今唯一的活路就是畋斗賽,扶搖想要在畋斗賽上拼出一條活路。周叔深知扶搖三腳貓的功夫,他不想讓扶搖枉送性命,可扶搖卻心意已決,稱如果這是她的命,她愿意認命。另一邊,長孫無極在房間中想起扶搖的身影,不由得嘴角輕展,勾出一抹笑意。


畋斗大賽如期而至,第一關為斗神獸。一長者帶領所有參賽弟子進入封印上古神獸的靈境地宮,他們需要在這里將解除封印的神獸再度封印住。玄元門派內有兩大基本靈功,一是宵淼術,二是鎮魂氣。長者讓弟子分為兩個隊伍,分別使用各自熟悉的靈功,弟子們迅速站好隊伍,唯有扶搖一人沒有習過靈功,兩方都不肯接受扶搖。正在扶搖準備獨自一人一隊時,燕驚塵卻站了出來,他將扶搖帶到使用宵淼術的青隊,讓扶搖緊跟著自己。兩方組隊完畢后,長者宣布比賽規則,他開啟地宮大門后,神獸便會蘇醒,眾弟子需要用自己手上的靈力擊暈神獸,再給神獸套上項圈,制服神獸,兩方若是有一方成功,便可全部晉級。扶搖獨自一人站在懸崖峭石上,燕驚塵因上次的態度差前來向扶搖道歉,他讓扶搖在比賽中跟緊自己,他想護扶搖平安,可扶搖卻對燕驚塵神色淡漠,只稱生死有命,她不愿意連累燕驚塵,跟燕驚塵有任何糾葛。燕驚塵離開后,扶搖依舊立于峭石上,遠處的太陽冉冉上升,大地的第一縷陽光投射在扶搖臉上,扶搖目光堅定,參賽心意堅決,她的命運即將在這里發生巨大轉變。扶搖分集劇情第3集電視貓。

扶搖第3集:兩隊都不肯接納扶搖

燕烈跟齊震等人位于地宮外的唯一出口,等待著眾弟子的比賽結果。地宮內,眾人受到了神獸的攻擊,扶搖詫異發覺神獸就是她跟長孫無極一同遇到的呲鐵。呲鐵兇猛無比,燕驚塵情急之下不顧裴瑗,反倒拉起扶搖的手,將她帶到了安全區域,讓她躲好。隨后,燕驚塵趕回來跟心中生氣的裴瑗一起并肩作戰,二人分兩頭攻擊呲鐵,卻還是被呲鐵甩落在地。眼看呲鐵就要上前攻擊裴瑗,扶搖卻突然現身,以敲擊聲引開了呲鐵。扶搖想要效仿長孫無極踢中呲鐵命門,可呲鐵卻十分狡猾,它輕易地避過了扶搖的攻擊,扶搖反倒被呲鐵劃傷皮膚。

第4集:長孫無極孤身救扶搖,畋斗開啟次輪比賽

扶搖與呲鐵作戰,她矯健的身影飛馳于地宮內,吸引著呲鐵的注意力。燕驚塵心系扶搖,也慌忙跑向扶搖的位置。燕驚塵救下扶搖并護在扶搖面前,他想以一己之力沖上前對抗呲鐵。扶搖看準時機,她在燕驚塵的身后扔出項圈,直踏著燕驚塵的肩膀攻向呲鐵的命門,成功地在眾人的震驚下馴服了呲鐵。比賽結束,眾弟子悉數走出地宮,燕驚塵因救扶搖而負傷,扶搖則騎著自己馴服的呲鐵出現在眾人視線里,長孫無極當場指出了扶搖是宴會上的奴婢,燕烈聽此,臉色不佳,勉強地奉承著長孫無極。

扶搖劇情:扶搖制服神獸風光無限

玄幽部,扶搖贏得比賽后得到了眾人的擁捧,小七更是對扶搖欽佩不已,唯獨周叔一人悶悶不樂,在角落里借酒消愁。扶搖看出了周叔的不高興,周叔語重心長地告訴扶搖,今天扶搖騎著呲鐵風光走出,以燕烈的小心眼,他必定是容不下扶搖,周叔深怕接下來扶搖會受到燕烈跟裴媛的故意刁難。扶搖知道前路艱難,可她已經認準了這條路,她便會勇往直前地走下去,不認輸。

玄正部,裴媛為燕驚塵上藥,燕烈前來探望,他從裴媛口中得知燕驚塵是為救扶搖而受傷,震怒無比。當下就下令不許扶搖再進玄正部,若是扶搖再犯,他必定門規重罰。另一邊,長孫無極帶著自己所養的小老鼠前來找扶搖,他將一瓶晶水凝露交給了扶搖,此藥能治呲鐵留下的毒。扶搖不解長孫無極為自己送藥的原因,可長孫無極卻對扶搖一番戲謔調侃。扶搖想要知道長孫無極的真實身份,可長孫無極卻稱等到他揭下面具的那一天,扶搖自然會知道自己身份。

扶搖第4集:長孫無極給扶搖送藥解毒

扶搖回到玄幽部,她想起跟長孫無極經歷的點點滴滴,心底里的情愫正在逐漸產生變化。這時,玄正部的弟子帶來燕驚塵染血的衣物,讓扶搖清洗干凈。扶搖得知燕驚塵傷勢很重,她想要進玄正部看望燕驚塵,卻被告之她不得再進玄正部。另一邊,燕驚塵在庭院里練劍,可他手臂上的傷口隱隱作痛,藥物始終不見效果。正在他想念扶搖之時,扶搖帶著藥物偷溜進玄正部找燕驚塵,她滿臉愧疚地將晶水凝露交給了燕驚塵,并向燕驚塵保證,從今往后,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傷害到燕驚塵,同時她也不會再過來找他。燕驚塵雖有心想讓扶搖再次考慮二人的感情,可扶搖卻心意堅定地轉身離開,只是未等扶搖踏出玄正部,她便被玄正部的弟子們察覺。扶搖分集劇情第4集電視貓。


無念之鏡里,扶搖一踏進其中就被冰封在墻壁上,關鍵時刻,長極無極現身,救下了扶搖。蝕骨之寒并非常人能忍受,長孫無極十分詫異寒氣并未要了扶搖的性命,他抱著扶搖離開了無念之鏡。扶搖平安出現在后山林子的消息傳到了裴瑗的耳中,她震驚氣憤。與此同時,扶搖醒來,周叔欣喜地看著扶搖,他將玄元山的規矩告訴扶搖,只要扶搖能夠平安出來,就算燕烈再想為難扶搖,先前的事情也必須既往不咎。經過這么多次的打壓,扶搖早已經確定自己的心意,她不肯退出畋斗賽,她想要變強保護自己。周叔自知勸不過扶搖,只讓扶搖好好養著傷。離開扶搖房間后,周叔心中復雜,他自知天命躲不過,也只能順天而行。扶搖分集劇情第4集電視貓。引扶搖到玄正部一事是裴媛設計,裴媛心滿意足地看著扶搖被押到掌門面前。大殿上,燕烈不僅想以扶搖私闖玄正部一事責罰她,更是想將盜竊的罪名扣在扶搖頭上。他拿出扶搖送給燕驚塵的凝露,稱裝凝露的瓶子珍貴無比,并非是扶搖一個小小奴仆所能擁有的。扶搖出言解釋凝露是他人所贈,卻不肯透露贈送之人的姓名。燕烈得此機會,當下便以懲戒扶搖為由請出了無念之鏡。無念之鏡乃是玄元山法寶,數百年來,凡是進入無念之鏡的人都無法生還走出,裴媛跟同門弟子一起守在無念之鏡面前,等待著扶搖死在鏡中的消息。

扶搖第4集:扶搖進入無念之鏡被冰封

畋斗賽次輪即將開啟,燕烈向眾人公布比賽規則,這一輪比賽眾人可自行組隊,兩兩結盟,結盟之人必須同進退,共榮辱。夜晚,裴瑗跟燕驚塵一同祭拜師祖,二人一同系上紅緞帶,成為一隊。次日,扶搖一大早起床,她在院子里遇到了周叔,周叔將自己手中的燒火棍交給了扶搖。扶搖接過燒火棍,她看著周叔步履蹣跚的身影,向周叔保證,她一定會活著回來。

時辰一到,所有參賽弟子集結一起,燕烈故意安排弟子阿辰跟扶搖同組,他讓阿辰在比賽開始時就丟下扶搖,讓扶搖一人孤涉險境。須臾,所有弟子悉數進入賽場,燕驚塵在關鍵時刻拉住扶搖,再次勸說扶搖退出比賽,扶搖直接拒絕了燕驚塵,不改心意。與此同時,前去為長孫無極送茶的婢女發現長孫無極不見蹤影,婢女跟侍衛不敢驚動齊震,只慌忙四處尋找。

燕烈在齊震、江湖各路英雄面前請出了鎮山之寶蘆榷轉引盒。此盒雖小卻自有乾坤,它能觀看到整個玄元山的山水地礦,乃至畋斗賽的比賽現場。除此外,燕烈還請出另一寶物紅龍燭,他向眾人講解著比賽規則,此次比賽每組兩隊,佩戴顏色相同緞帶的二人為一隊,,再攜帶龍骨傘上所系掛珠到達指定地點,方可贏得比賽。此次比賽時辰為一炷龍香,超時不能逃生者便將出局。龍燭陷起,畋斗賽興,齊震在燕烈的邀請下點燃了龍燭香,拉開了這次比賽的帷幕。賽場于云浮高層的半空中,眾人無法看清賽況,燕烈向眾人提起龍燭香的妙用,若是突圍成功的組合,龍燭焰上的幼龍就會吐出與緞帶顏色相同的火焰。



光大彩票